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人妻女教师之傅菊瑛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043

人妻女教师之傅菊瑛(中) 傅菊瑛被杨野搂着一起离开了公司,走出来以后,傅菊瑛对自己的迷你窄裙感觉到不自在,自然地低下头。随着接近闹区,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 杨野开心的说:“大家都在看老师漂亮白皙的长腿。”傅菊瑛细细的娇喘着:“杨野……啊……我很难为情……啊……快……羞死人了……啊……啊……”傅菊瑛羞红着脸显露出畏缩不前的样子。 “老师你越是这样别人越是注意,要自然一点,面带笑容。”杨野在傅菊瑛的耳边悄悄说,快步走向电影院。 进了戏院之后,杨野带着傅菊瑛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杨野的手开始抚摸傅菊瑛的大腿,傅菊瑛急忙压住杨野的手,可是他的手已经滑入迷你裙里,已经到达光滑的大腿根部。迷你裙的长度还不到大腿的一半,从膝盖上露出的大腿还超过迷你裙的长度,所以简直没有办法阻止杨野的手。 傅菊瑛很想夹紧双腿,可是贞操带限制住大腿的夹合,双腿无论如何都必须分开一点,因此傅菊瑛的下体几乎成为无防备的状态。 傅菊瑛急忙想要挡住杨野的手,可是杨野这个虐待狂丝毫不肯放松,用另外一只手把迷你裙拉到腰上,不停地抚摸。 傅菊瑛几乎快哭出来:“啊……不要……”在电影开始的刹那,杨野加强了贞操带的振动,傅菊瑛依偎在杨野的胸膛不由得娇喘起来,但实际上并没有出声。 傅菊瑛强忍欲念,在杨野的耳旁轻声哀求:“啊……啊……杨野,别这样,求……求你快……关掉……嗯……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嗯……”杨野笑着说:“急什么?老师,电影才刚开始,好好享受吧!”随即往傅菊瑛的樱唇吻下去。 “唔……嗯……嗯……”傅菊瑛整个小嘴被杨野吸住,无法出声,只能用力捉住他的手。 好不容易杨野总算停止了亲吻,傅菊瑛喘息着说:“啊……杨野……啊……你……你太残忍了,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害羞……窘迫?啊……啊……”杨野说:“老师,别再挣扎了,小心被别人看见喔!”傅菊瑛知道自己的全身在冒汗,此时如果抗拒一定会引起前面观众的注意,只好任由杨野抚摸。 杨野还趁此机会把手指伸进她已经渗出淫水的大腿缝里,不停地挖弄抚摸,这时候又撩起她的上衣,抚摸着雪白丰满的椒乳:“老师如果受不了,可以摸摸肉棒,解解馋。哈!哈!”“啊……”傅菊瑛强忍着,不敢出声。傅菊瑛在大庭广众下,身心受到屈辱的冲击,迷你裙被撩起露出下半身,而且裙子下没有内裤,只有一条令人难堪的贞操带,可是在傅菊瑛的心中却有着一种被虐待、被征服的亢奋,不由自主地将纤纤葱指放在杨野的胯下。 杨野这时开口说:“老师已经不能忍耐了,给你个机会,用嘴给我弄吧,只要能让我射精,便带老师离开这里。”这时候杨野的肉棒几乎快要冲破似的指向天花板。 “啊……你不要胡说……啊……怎么可以……啊……在这里……”傅菊瑛羞红着脸把头转开。 杨野冷笑着:“不愿意也没关系,老师自己看着办。”“求……求你……啊……不要……在这里……啊……”傅菊瑛含泪恳求着。杨野不答。 傅菊瑛现在只有服从,她趴在杨野的大腿上,拉开裤子的拉炼,战战兢兢的把嘴靠近杨野的大腿根,依照他的吩咐用一只手握住巨大的肉棒,然后闭上眼睛从前面含在嘴里;本来是自己的学生,现在却完全变成支配她的主人。 杨野享受着他心目中仰慕的女教师傅菊瑛,正用柔软的嘴唇和舌头为自己的肉棒吸舔着,支配与拥有傅菊瑛的感觉比他想像的还要更甜美,已经膨胀的肉棒这时候更充血涨起。 “啊,老师,你实在太棒了!”杨野忍不住这样说着。并且右手持续地把玩傅菊瑛雪白丰满的椒乳,而左手伸到曲线完美的臀肉上,搓揉抚摸。 “老师,好不好吃呢?好吃就要发出声音来啊!”杨野兴奋的说着。 傅菊瑛努力地吸吮着,尽力去讨好、取悦杨野,忍不住发出声音:“嗯……嗯……嗯……”整整帮杨野口交了将近一个钟头,杨野却丝毫没有射精的迹像,傅菊瑛抬起头哀求:“啊……杨野……我……我真的不行了……啊……嘴巴好酸……啊……啊……饶了我吧!”杨野说:“老师,你不后悔吗?”傅菊瑛娇喘着说:“啊……你带我……离开这里……啊……到没人的……地方……啊……我随便让你玩……啊……你想……啊……怎样都可以……啊……”杨野笑着说:“老师是不是想让我干你了?”傅菊瑛既悲伤又无奈的点了点头。 杨野开心的说:“好吧!真拿你没办法,老师实在太淫荡了。哈!哈!”说完便拉上拉炼,搂着傅菊瑛的娇躯,离开戏院。 杨野开车载着傅菊瑛来到她的家中,进到傅菊瑛的卧室,开口道:“老师想脱下贞操带吗?”傅菊瑛不停娇喘着,点了点头。 杨野:“那你要怎么做呢?要对我说什么呢?”傅菊瑛只好无奈地慢慢拉起裙子,露出膝盖后,又露出白皙的大腿。 杨野:“老师,还看不到。”这时候傅菊瑛只好转过头去继续拉裙子,在大腿跟露出贞操带。 杨野:“老师,有一句话你忘了说。”傅菊瑛娇艳羞红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请你……啊……脱下……啊……我……为你……啊……而穿的贞操带吧……啊……啊……啊……”声音当然小得几乎听不见。 杨野取出手铐,将傅菊瑛的双手铐在背后,这才慢条斯理地拿出钥匙,解下贞操带。傅菊瑛如释重负,满脸羞红轻轻地说着:“谢谢你,杨野!”杨野淫笑着:“不必客气,老师,我早就想在老师跟你老公的床上干你了,一定会很过瘾的,想到就令我开心。哈!哈!哈!”傅菊瑛脸色瞬间苍白,急忙说:“啊……不……不可以在这里,求求你……别这样,杨野。”傅菊瑛急着想要离开。 杨野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小蛮腰:“老师,我喜欢你,我爱你,比任何人都爱。”杨野说完立刻把傅菊瑛的娇躯推倒在旁边的床上。 傅菊瑛神情悲伤:“啊……”双手被铐住后,只好放弃抵抗。 杨野一面凝视傅菊瑛娇羞美艳的脸蛋,一面把嘴靠过来。就在两人的嘴就快要接触的刹那,傅菊瑛认命地闭上那悲伤动人的双眼。 杨野一边狠狠地亲吻傅菊瑛的樱唇,一边用力搓揉丰满雪白的椒乳,傅菊瑛娇俏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嗯……嗯……嗯……”突然间杨野狠心地将巨大的肉棒插进傅菊瑛的嫩穴里,“啊……不要啊!”只听见傅菊瑛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杨野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一插入傅菊瑛的嫩穴后,便开始抽插着。 傅菊瑛痛苦的哀求:“啊……好痛啊……求求你……先停一下……啊……我受不了……啊……啊……”杨野一言不发,更加快速度抽插着。 可怜的傅菊瑛被杨野那巨大的肉棒插得哀号不断:“啊……好痛啊……求求你……杨野……啊……啊……别在这里……啊……干我……啊……杨野……求求你……带我走……啊……你别……啊……在这张床上……干我……啊……我不能对不起……啊……我丈夫……啊……啊……”杨野冷笑着说:“嘿……嘿……嘿……想到能在这张床上干你,我就异常兴奋。”“啊……不要啊……不要啊……”傅菊瑛此时只能摇着头软弱的抵抗着,身体所承受的痛苦逐渐麻痹,取而代之的却是接踵而来的愉悦与快感,脑海中已经忘记自己身处何地,忘记在与自己丈夫的床上跟另一个男人疯狂地交媾着。 杨野故意问道:“老师,舒服吗?”傅菊瑛娇喘着:“啊……好……好舒服……啊……”杨野继续问道:“老师,喜欢被我干吗?”“啊……好……好喜欢……啊……我好喜欢被……啊……被你干……啊……啊……不行了……啊……啊……要去了……啊……啊……啊……”傅菊瑛不断地扭动娇躯,情欲早已占据她的肉体,所以毫不考虑地回答着杨野的问话。 杨野接着问道:“老师,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背着丈夫在自己床上偷人呢?”傅菊瑛用力摇着头:“啊……我……我不是……啊……啊……”杨野用力插了两下:“老师,你说什么?”傅菊瑛全身颤栗着:“啊……是……啊……我是淫荡的……女人……啊……我……啊……背着……丈夫在自己的……床上偷人……啊……啊……不行了……啊……啊……又要去了……啊……啊……啊……”接连不断地高潮,有如巨浪般狂袭着女教师傅菊瑛的娇躯,在肉体不自主的迎合之下,杨野终於在傅菊瑛的嫩穴深处射出又腥又浓的精液了。 杨野趴在傅菊瑛的娇躯上,稍微休息一下,便将巨大的肉棒抽离傅菊瑛的嫩穴,只听见傅菊瑛叫了一声:“啊……”杨野将傅菊瑛的娇躯抱起走进了浴室,轻声的说:“老师,看你香汗淋漓,让我来为你洗乾净身体吧!”“啊……饶了我吧!”傅菊瑛忍不住蹲在地上恳求。 “那么,老师你要请求说,请帮我洗乾净身体。”杨野露出残忍的眼神。 “请……请帮我洗乾净身体吧!”傅菊瑛哭泣的说着。 杨野冷冷的说着:“站起来分开大腿。”傅菊瑛伤心地照他的话做,慢慢地张开大腿。 杨野用海绵从傅菊瑛的手臂开始洗,对丰满美丽的椒乳洗得特别仔细;洗完上半身,他就蹲下来从脚尖开始洗修长的腿,从脚踝到膝盖,然后到健康丰满的大腿上;尤其是从背后向上看,在大腿上的圆润丰满的臀肉,美得令人窒息。 “啊!实在太美丽了!”杨野忍不住叫一声把脸靠在傅菊瑛的雪白大腿上,他的心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杨野用舌头以及嘴唇在富有弹性的大腿上舔,把脸靠在充满弹性的屁股上,舌头伸进那里的浅沟。 杨野觉得不过瘾,於是开口要求:“把腿分开大一点。”傅菊瑛苦苦哀求着:“啊……饶了我吧!”可是杨野不理会她的要求,钻进修长的双腿间,嘴唇与舌头压在傅菊瑛粉红色娇嫩的阴唇上。用手指轻轻地拨开,在那里的黏膜的每一寸都仔细地舔,不知道是过份兴奋还是为了喜悦,杨野的舌头深深的进入傅菊瑛的体内时,内心激动不已。 “老师,趴下来,我又想干你了。”杨野忍不住的吩咐。 傅菊瑛的娇躯在颤抖,双手被铐在背后,但还是在浴室磁砖的地上采取两脚着地的姿势,将白皙的臀肉对着杨野。 只要看到雪白丰满高挺的臀肉,杨野便已经失去理智;很久以来认为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老师,现在看到的傅菊瑛是自己露出赤裸的臀肉,等着他来侵犯、享受;杨野兽性大发地在她背后蹲下,双手抓住纤细的小蛮腰:“我要开始干老师淫荡的嫩穴了。”傅菊瑛咬紧牙关不使自己哭出来,杨野到这时候还故意说这种淫话,想到他是自己的学生,傅菊瑛觉得自己很可怜。 终於,巨大的肉棒深深地刺进来,“啊……”傅菊瑛忍不住发出声音。因为刚刚才被杨野巨大的肉棒奸淫过一次,所以和刚才的疼痛比较起来,就减轻许多了,不仅如此,当杨野巨大的肉棒开始抽插时,在嫩穴里还产生犹如电波般的快感,原本强烈的羞耻感也逐渐被那种酥麻的快感取代。 突然,杨野那巨大肉棒抽插的速度增加,这是傅菊瑛第一次被男人从后面奸淫,很快地随着连续的娇喘呻吟,傅菊瑛的娇躯发生甜美的痉挛,再次让傅菊瑛尝试到身为女人的快乐:“啊……啊……杨野,不……行了……啊……我……要到了……啊……杨野……啊……老师……啊……快被你……干死了……啊……”杨野气喘如牛的说:“老师,我们接吻吧!” 傅菊瑛在肉欲横流中,竟然听话的转过头去,将自己的香唇凑到杨野嘴边,让杨野尽情地舌吻自己艳红的樱唇,并从鼻孔发出恼人的娇吟:“唔……唔……嗯……嗯……”伴随着火辣辣的激吻,杨野巨大的肉棒在傅菊瑛的嫩穴里紧紧地包覆、吸吮着,终於火热的精液射在傅菊瑛的嫩穴里,直达子宫的最深处;傅菊瑛的娇躯终也承受不住杨野巨大的肉棒,接二连三无情地抽插奸淫,随着最后的高潮,陷入昏厥。 当傅菊瑛清醒时,发现自己的娇躯正被杨野搂在怀里,不停地抚摸亲吻着,而那支巨大的肉棒仍然紧紧地插在自己的小穴里,傅菊瑛哀求着:“杨野,求求你,今晚就饶了我吧,我那里都已经被你干得肿起来了。”“不行!谁叫老师你长得太完美了,我实在太爱你了。”杨野完全陶醉在自己能控制、享受这位美女教师的娇躯,而产生的兴奋、满足感里。 此时,杨野不断地利用舌头的技巧,舔吻着傅菊瑛的敏感带,终於,傅菊瑛忍不住地蠕动屁股,杨野透过呼吸和舌尖蠕动的感觉,很微妙地刺激傅菊瑛正在开发中的性感。 傅菊瑛全身酥麻,四肢几乎无力,但是依旧努力地抵抗着身体传送到大脑神经中枢的欲望,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啊……我不能有这种感觉,我不能被他征服。”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丰满而敏感女人的肉体很快就无法自制了,“啊……啊……啊……”的开始呻吟起来。 杨野问道:“老师有性感了吗?”傅菊瑛闭上眼睛用力地摇头,眼睫毛微微地颤抖着。 杨野淫笑道:“哈!哈!老师不用口是心非,你的身体是不会骗人的,你的嫩穴已经开始颤动、吸吮我的肉棒了。”傅菊瑛流着眼泪哭道:“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是变态!是禽兽!”杨野冷笑道:“嘿……嘿……嘿……这么说的话,老师是在跟禽兽做人兽 交了?哈!哈!”话说完,肉棒便开始进行抽插。 “呜……呜……”随着杨野巨大肉棒的抽插速度加快,傅菊瑛开始发出呜咽的声音。 就是傅菊瑛本身也分不出那究竟是为了悲哀和屈辱,还是为了强烈的性感与高潮,使她产生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强烈快感,她有本能知道那是所谓的高潮。 那是一种微妙的解放感,唯有在被杨野奸淫的时候,她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知书达礼的女教师,更加不是一个已婚生子的贤妻良母,在最原始的本能激化之下,自己好像变成真正的雌性动物。 杨野不断地抽插着傅菊瑛的嫩穴,阴蒂在杨野的冲击下,刺激更加剧烈,受到甜美的颤栗袭击,傅菊瑛的双腿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紧密地缠绕在杨野的腰际,傅菊瑛不停地摇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四散,全身布满汗水,一对傲人的酥胸上下疯狂地跳动着。 傅菊瑛纤弱的娇躯实在无法承受杨野疯狂的奸淫,接二连三的高潮早已使傅菊瑛体力用尽,在杨野尚未射精时,便已昏迷过去。 当傅菊瑛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小穴灼热疼痛,两脚几乎合不起来,此时杨野早已离去,只留下从嫩穴里汩汩流出的精液,傅菊瑛悲从中来,趴在床上放声大哭。 ************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傅菊瑛的内心越加沉重,她明白自己最后的自由正在一分一秒的消逝,她认命地等着杨野来带走自己,傅菊瑛不再悲伤,心里唯一仅存的信念,便是为家人牺牲,这也是支持她活下去的最大力量。 到了第八天,傅菊瑛最担心的日子终於来了,杨野带着两名手下,各自提着一只皮箱来到傅菊瑛的家中,杨野吩咐手下放下皮箱在门口等待,一个人留在傅菊瑛的房间内。 杨野拿出收据以及汇款凭证交给傅菊瑛,并开口:“老师,这是我答应你的承诺,我依约来迎娶你了。”傅菊瑛看了看手上的单据,闭上动人明亮的双眼,点了点头。 杨野雀跃的说:“请老师先去将身体洗乾净。”傅菊瑛低着头走进了浴室,不久,便传来淋浴的声音。 杨野极力压抑激动的心情,静静等候。过了近二十分钟,听见开门的声音,傅菊瑛裹着一条浴巾,彷佛一朵出水的芙蓉,娇艳动人,全身香肌经过沐浴后,散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光泽,令杨野感觉到一阵晕眩。 傅菊瑛来到杨野面前,闭上美目静待杨野的吩咐。杨野托起傅菊瑛的下颚,只见傅菊瑛微向上弯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杨野不禁赞叹问道:“这么美艳的女人是谁的?”傅菊瑛羞赧地回答:“啊……傅菊瑛的……肉体……从现在起是属於……杨野……一个人所拥有的。” 杨野满意地点点头,拿出一副手铐将傅菊瑛双手铐上,搂着傅菊瑛来到化妆台前让她坐下,打开其中一只箱子,拿起一把梳子交给傅菊瑛,傅菊瑛接下来轻轻梳理着乌黑亮丽的秀发,梳好之后再将梳子交还杨野。 接着,杨野取出一系列不掉妆的化妆品,从睫毛膏、眼影、粉饼、腮红、口红到香水,杨野依次递给傅菊瑛,让她妆扮自己,傅菊瑛强忍悲伤一一顺从。 傅菊瑛妆扮完成后,果然明艳妩媚,杨野不禁吞了口唾液,呆呆的看着镜中美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从后面紧紧抱着傅菊瑛的娇躯:“老师,能够得到你,娶到你,占有你,我觉得好幸福。你呢?”傅菊瑛勉强自己说:“啊……菊瑛也好……幸福,能够作为你的……女人,为你妆扮……成为你的新娘,啊……菊瑛……好开心。” 杨野一直抱着傅菊瑛玲珑有致的娇躯,直到心满意足才将傅菊瑛身上的浴巾取下。“啊……”傅菊瑛低呼一声,便认命地任由杨野摆布。 杨野从箱子中取出一双长型的白纱手套,慢慢地为她戴上,从纤纤玉手往上戴,经过手臂直到上臂一半的位置。穿好白纱手套之后,接着拿出一组白色吊带丝袜,慢慢为傅菊瑛穿戴着,他正充份地享受着为心爱的女人服务的乐趣。 傅菊瑛三点完全裸露在杨野的面前,忍不住害羞的问:“亲……亲爱的,能不能帮菊瑛去抽屉里拿一套……内衣裤?这……样子好……羞人。”杨野笑着摇摇头说:“不行!第一、我要的是老师的身体,从今天起,老师只属於我一个人的,所以要完全隔绝与这个家的一切,所有与这个家有关的东西都不准再接触到老师的身体,所以今后老师只能用我的东西;第二、老师今生今世除我之外再也不会看见任何人,所以这辈子是没有机会再穿着内衣裤了。哈!哈!哈!” 傅菊瑛听完之后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个男人不仅有着变态的性欲,更有超乎想像的病态独占欲,想起自己不但将要嫁给这个男人,成为他的泄欲工具,更会变成他的禁脔,从此不见天日。想到此处,眼前几乎一片黑暗,强自支撑才没昏倒。 杨野打开了另一个箱子,兴奋的说:“老师你看,这是我特地为你设计的新娘婚纱。”说完便牵起傅菊瑛的双手,让她站起来,将婚纱从雪白修长的双脚往上穿好。 看见穿在自己身上的婚纱,傅菊瑛羞红的香腮隐隐发烫,因为那套婚纱上半身只到胸部的下缘,下缘只有凸出一小片托垫,托住丰满的椒乳,背部只有两条细带交叉向上,在粉颈前面扣住,完美无暇的背部曲线一览无遗,粉颈左边的细带上有着一朵白色缎带编成的新娘花;而下半身的新娘蓬裙却只有后半部,前面完全裸露,后半部的新娘蓬裙拖在地上,但是雪白圆翘的臀肉却只遮掩住一半。 杨野开心的问:“老师,喜不喜欢我精心设计的婚纱?”傅菊瑛窘迫的回答:“好……好害羞!啊……羞死人了!”杨野笑道:“别害臊!老师,这个月你都会这样穿,因为这个月是我们的蜜月,过了这个月,你全身就要一丝不挂了。哈!哈!哈!”傅菊瑛无奈又悲伤的闭上双眼,默默承受着杨野对她的羞辱。 此时,杨野又从箱子里取出新娘头纱,将头纱固定在傅菊瑛的秀发上,并拿起一个纯金打造类似选美后冠,戴在傅菊瑛的头上,后冠正中央悬挂着一颗红宝石,正好垂在傅菊瑛额头正中间,傅菊瑛娇艳欲滴的美丽脸蛋,在红宝石衬托之下更显露出不凡的高贵典雅。 接着,杨野又拿出一对耳环,将耳环轻柔地穿进傅菊瑛的耳洞之中,说道: “老师,请张开眼睛看看耳环里刻的字。”傅菊瑛张开美艳动人的双眼,看见镜子里自己的耳垂上戴着一对纯金的长方型耳饰,每只上面都刻着两个大字——“杨野”。 杨野从傅菊瑛背后伸过头去吻了一吻傅菊瑛的耳朵,并在耳边说:“老师,戴上这对耳环后,你一辈子都是属於我的女人,这对耳环只要一戴上就无法拿下来,除非破坏它,不过如此一来你的耳朵也会受伤,知道吗?。”傅菊瑛哀伤地点了点头,说:“啊……你……你太过份了,我……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不用这么做。呜……呜……”傅菊瑛终於忍不住哭了出来。 杨野接着拿出一串珍珠项炼,戴在傅菊瑛的粉颈上,突然由傅菊瑛的背后伸出手抱住傅菊瑛的大腿下方,将傅菊瑛整个人抱了起来;傅菊瑛被杨野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发出尖叫:“啊……”杨野冷笑道:“老师你看清楚,你的身体早就被我留下记号,我想怎么做是我的自由。” 傅菊瑛看见自己大腿内侧,靠近小穴与肛门之间有四个朱红的字——“杨野专用”,想起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被这个男人刺青,心里又羞又怒,涨红着脸,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不是人,是畜牲!你……你是猪狗不如的禽兽!为……为什么要这么羞辱我?呜……呜……呜……”傅菊瑛一向温柔宛约,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也是第一次这样严厉地骂人,可见内心实在悲痛到了极点。 杨野笑道:“哭什么?反正老师的肉体这辈子只有我能够看见,你就别伤心了,别惹我生气,否则……嘿!嘿!嘿!”杨野的恐吓立刻收到效果,傅菊瑛想起自己的亲人,慢慢停止了哭泣。 杨野接着拿出钥匙,打开手铐并取出绳索,将傅菊瑛双手反绑在背后;傅菊瑛害怕的说:“啊……亲爱的,你……你不用绑我,我会……乖乖的跟你走,下嫁给你,完全顺从……你的意思,求求你,不要绑我。”杨野俐落地继续捆绑傅菊瑛娇躯的动作,直到将傅菊瑛的那对雪白挺立的椒乳用绳索上下紧紧绑好之后,才开口:“把老师绑起来就是我的意思,老师你就乖乖顺从吧!懂吗?哈……哈……哈……” 傅菊瑛悲伤地点点头,轻声的说:“我懂。”杨野取出一双细跟的高跟鞋,帮傅菊瑛穿上,满意的说:“打扮完成,老师告诉我,这个娇滴滴的新娘子叫什么名字?是属於谁的?”傅菊瑛强忍屈辱,羞红着脸说:“娇……滴滴的……新娘子叫……菊瑛,是属於……是属於杨野的。”杨野满意的点点头并吻了一下傅菊瑛的香腮,接着将新娘子横抱起来,自己坐在沙发上让傅菊瑛坐在自己大腿上,紧紧抱着,仔细端详……过了一会儿,伸手入口袋,拿着一支针筒,刺进傅菊瑛娇嫩皮肤下的美丽静脉中。 傅菊瑛大吃一惊,害怕地问:“啊……你做什么?为什么要帮我打针?那是什么针?”杨野笑着说:“这是快速安眠药,等老师醒过来时,就到我为你准备好的家了。”傅菊瑛不停地说:“不……不要啊……不……”慢慢地,傅菊瑛逐渐意识不清,昏晕了过去。 杨野趁机塞入一颗跳蛋在傅菊瑛的嫩穴里,亲了一下傅菊瑛艳红的樱唇,拿出一条白色的纱布,将其撕成两半,一半揉成一团并在上面沾满自己的口水,撬开樱唇,塞进傅菊瑛的口中,再把另一半绑在傅菊瑛的小嘴上;接着又在粉颈上系上一条项圈,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将傅菊瑛的娇躯裹住,横抱起来,走到大门口吩咐手下开车,扬长而去。 ************ 杨野将身穿新娘白纱、双手被紧绑在背后、昏迷中的傅菊瑛横抱在胸前由车库走进屋子,随即将傅菊瑛抱进了自己房间,轻轻地放在一张特制的大床,这时的杨野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彷佛藏好了一件宝贝。 接着将绑在傅菊瑛嘴上的布解了下来,慢慢地取出塞在她嘴里的布团,并将大衣脱掉,杨野心中也不明白自己:“明明爱煞眼前的女人,可是偏偏又忍不住想要折磨她、羞辱她,难道是……因为她是别人的妻子……她那娇媚入骨的肉体曾被别的男人享用过,所以才会因忌妒产生这种矛盾的行为?”杨野回过神来,跪在床边、他不忍吵醒她,只有细细地欣赏、品味着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的睡美人——傅菊瑛,好像在监赏着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看了不知道多久,觉得膝盖又酸又麻,站起身来想到沙发上坐一下,又舍不得目光片刻离开傅菊瑛的身体,所以又轻轻将傅菊瑛抱了起来坐到沙发上,将怀中的软玉温香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充满爱怜地轻轻抚摸着傅菊瑛赤裸的上半身,从粉颈、香肩到诱人的酥胸,无一不令人心猿意马,纵使如自己不知玩弄、抛弃过多少女人,可是对於怀中的女人却有着想要占有一辈子的迷恋与冲动。 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将怀中的美女大干特干,但还是忍住了,心想:“以后日子长着呢!又何必急在一时。再说,干一个昏迷中的女人,听不到她被自己骑在身上时的婉转娇啼及痛苦求饶的声音,那又有何快感呢?”一想到此处,心中的欲念便暂时压制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怀中美艳娇媚的新娘动了一下,接着听到一声娇吟:“嘤……”“我娇滴滴的睡美人老师,你终於醒了。”杨野温柔地问着一直抱在怀里舍不得放手的美艳教师——傅菊瑛。 傅菊瑛缓缓地张开那双美丽勾魂的眼睛,正好与杨野四目对望,大吃一惊:“啊!”随即想了起来今天是杨野迎娶自己的日子,心中一阵悲伤,但是一向认命的傅菊瑛又缓缓地闭上那双美目,只见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杨野看见自己的新娘子在流泪,嘴角泛起一丝残忍的冷笑,也不生气,只是伸出舌头将傅菊瑛脸上的眼泪舔舐掉。心想:“你越是不愿意嫁给我,可是我却偏偏又能娶到你,想起来就令人异常兴奋。哈!哈!哈!”杨野故作温柔的问道:“菊瑛老师,今天是我们结婚的大好日子,怎么哭了呢?难道你不是心甘情愿的嫁给我吗?”傅菊瑛吃了一惊:“不!不!老师是心甘情愿的嫁给亲爱的,请……请别误会好吗?再……再说是老师求你,让……让老师成为你的女人。”“那老师又为什么要哭呢?”杨野故意问道。 “因为……老师能嫁给亲爱的,老师太高兴了。”傅菊瑛慌张的解释着。 杨野暗自冷笑却不动声色的说:“哦!原来如此。”“亲……亲爱的这……这是什么地方?”傅菊瑛急忙转移问题。 “这间别墅是在一处不为人知的山上。这是我的卧室,但不是我和老师的洞房,为了准备我和老师的洞房,可花费了我不少的心血与时间,所以我才会和老师定下十天的婚期。”杨野边说边从上衣的口袋中取出了一个遥控器。 傅菊瑛听完之后不禁满脸泛红,又发觉自己的阴道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正要开口询问,只看见杨野按下手中的遥控开关,突然惊觉阴道里面的东西跳动起来,傅菊瑛忍不住地娇吟喘息起来:“啊!啊!啊……亲爱的……你在老师那里面……放了什么东西?老师那里好……好难受喔!” 杨野笑着说:“没什么,只是颗跳蛋而已,和菊瑛老师的婚礼结束之后,自然会帮菊瑛老师取出来,否则今晚洞房花烛之夜……嘿!嘿!我的大肉棒又怎么有办法插进菊瑛老师的小淫穴里大干特干呢?哈!哈!哈!”傅菊瑛听了之后全身害怕得发抖:“不……不要……啊……这样好难受……啊……好……痛苦!快拿出来……啊……啊……拜托!求……求你饶……饶了菊瑛吧!”杨野一只手抱着傅菊瑛,另一只手抚摸玩弄着傅菊瑛雪白丰满的酥胸,并不时地用大姆指及食指搓揉着粉红色的小乳头,丝毫不理会傅菊瑛的哀求。 由於塞在阴道中的跳蛋不停地在震动,再加上杨野刻意的玩弄、挑逗之下,傅菊瑛艳丽绝伦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与兴奋并且强迫忍耐的表情,淫水早已泛滥,顺着雪白的大腿内侧汩汩然的流了下来。 杨野轻轻托起了傅菊瑛的下颚,细细的欣赏着——在画了美艳动人的新娘粧依旧遮掩不住那蹙眉娇羞的表情,搭配着樱桃小嘴中传来的娇喘声。 杨野满足的赞叹:“真是难得一见的尤物啊!不愧是女人中的极品!只要能干一次,就算少活十年我都愿意,更何况从今天起,菊瑛老师你就要成为我的妻子、我的女人、我的禁脔,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每天我爱怎么干就怎么干,想起来就令人兴奋。哈!哈!哈!”“那……那能不能快……快些举行婚礼呢?啊……老师……老师快受……受不了了!啊……”傅菊瑛见哀求无法打动这个铁石心肠男人,只好换个方式,抛弃羞耻心,满足杨野变态的大男人主义。 这个方式果然发挥出功效;只听见杨野开口:“哦!莫非菊瑛老师等不及想嫁给我,当我的女人,更是等不及想进洞房被我干了,是不是?”傅菊瑛强忍着羞耻:“是……是的,啊……老师早就是属於亲爱的……的女人了,啊……所以……迫不及待地……啊……想要……想要嫁……嫁给亲爱的,啊……啊……想要早些进……进洞房被……被亲爱的……干……啊……”傅菊瑛内心委屈不已,强忍住不哭出来。 杨野站了起来将怀抱中的傅菊瑛放下:“好!我们即刻举行婚礼,尽快入洞房,其实我早就等不及要享受菊瑛老师的身体了!哈!哈!哈!”杨野牵起了系在傅菊瑛粉颈上项圈的带子,牵着傅菊瑛走出房间,由於嫩穴中跳蛋的关系,使得傅菊瑛脚步蹒跚,只能慢慢地走着,跟着杨野来到另外一间房间。 这房间空荡荡的,只有在其中的一面墙上布置得好像天主教堂一般,傅菊瑛看了之后不禁心中一痛、悲从中来,忍不住掉下泪来。 她心想:“想不到竟要在自己最虔诚的信仰面前举行第二次婚礼,甚至被凌虐、调教,还要被迫说出那羞死人的宣誓誓词,没想到自己竟落入这么可怕男人的手上,他不仅要得到、凌虐我的身体,破坏我的贞操、家庭,还想要将我内心唯一的精神寄托,彻底毁灭……”想到此处,傅菊瑛完全的绝望;彻底的死心,认命地低下了头。 杨野当然知道这女人内心的想法,却不放过她,轻柔地托起傅菊瑛娇羞的脸蛋:“老师,看看我有多么爱你,为你准备了这么多。老师你开心吗?”傅菊瑛娇喘的回答:“谢……谢谢……亲爱的,老师好……好开心。”“那菊瑛老师爱不爱我呢?”杨野故意反问。 “就……就是因为老师好……好爱你,啊……啊……才会……迫不及待地想赶快……嫁给亲……爱的。啊……啊……”傅菊瑛只想赶快结束这一切,尽量说些能够讨好杨野的话。 果然杨野满足的说:“好!婚礼正式开始,请我娇美的新娘子宣读誓词。”“啊!终於还是到了这一刻。”傅菊瑛在心中绝望地呐喊着,但是仍然想作出最后的努力:“亲……亲爱的能……不能……啊……抱老师到洞……洞房的时候……啊……在床上……啊……让老师……啊……慢慢说?”傅菊瑛强忍着羞耻的极限,委屈的恳求。 “不行!快说!”杨野斩钉截铁的拒绝。 傅菊瑛不但要忍受嫩穴中跳蛋的侵袭,更要忍受内心的煎熬,心想:“就让一切早点过去吧!”此时面对杨野的不断催促,傅菊瑛心道:“求天主原谅,老公请原谅我,我已是别人的女人,女儿你要原谅妈咪,妈咪所作的一切牺牲都是为了你们啊!” 一想到这里,傅菊瑛认命地轻启樱唇慢慢说出令她最害羞的誓言:“我……我女教师傅菊瑛,在……天主的……见证下对我……最爱的学生……杨野宣誓,啊……今天女教师傅菊瑛……嫁给自己的学生杨……杨野,从今以后……啊……女教师傅菊瑛……就是自己的学生杨野专……属的女人……啊……女教师……傅菊瑛会啊……尽一个妻子……应尽的责任……每天与杨野交……媾……啊……每天打扮得美……艳动人……啊……等候自己的学生……丈夫杨……杨野来享受,是我……女教师傅菊瑛每天……啊……唯一的工作,啊……女教师傅菊瑛……希望……啊……自己的肉……体……能让自己的学生丈……夫杨野……啊……尽情地调……教与享用……因……为……啊……这是……女教师傅菊瑛唯一……陪嫁的……嫁妆……”“啊……不行了,属於你的……菊瑛快受……不了了……啊……啊……” 傅菊瑛双腿发软,几乎快要跪倒,娇躯不停扭动着。杨野见状立刻伸出了右手搂住傅菊瑛如水蛇般的细腰,让她的头倚在肩膀上,娇喘连连。 “老师,继续。”杨野丝毫不为所动。 傅菊瑛喘给口气后,继续说着:“女……教师傅菊瑛……今后的每一天……都会完全地……奉献出肉体……啊……依偎在自己的学生……丈夫杨野的……怀里撒娇……为自己的……学生……丈夫杨野张……开双腿……啊……来满足自己的学生……丈夫杨野的性……欲需求,让自己的……学生杨野满意,啊……因为菊瑛的身体……是为了啊……亲爱的丈夫杨野……而生的。啊……啊……啊……女……女教师傅菊瑛将……冠夫姓,从现在起我……我的名字叫……杨傅菊瑛。 啊……啊……杨傅菊瑛……生是杨家的人,死是……杨家的鬼……啊……如有违背誓言……女教师……杨傅菊瑛的父……母、女儿将……将……会被高利贷……抓去,下场生……不如死……”说罢,泪珠滚滚而下。 傅菊瑛作梦也想不到杨野为了让自己不敢违背誓言,竟要她以自己最爱的家人来立誓,让一向温柔娴雅的傅菊瑛泣不成声。 杨野开心地搂紧傅菊瑛的娇躯说:“老师请放心,从现在开始我绝不允许任何男人看见甚至接触到你的一切,你今生今世都不能离开这屋子,你将永远与外界隔离,安心当一个只属於我的禁脔吧!”傅菊瑛悲伤的点了点头,说道:“啊……希……希望亲爱的……怜……香惜玉,啊……啊……能够疼惜杨……杨傅菊瑛……娇弱的身体……啊……啊……在干属……属於你的杨……傅菊瑛的时候……啊……能够温柔一点……啊……”杨野托起傅菊瑛的下颚,说道:“放心吧,老师。我现在可以亲吻我的新娘子吗?”傅菊瑛无力地发出一声:“嗯……”杨野说道:“老师,请张开你朱红的樱唇,伸出舌头来。”傅菊瑛认命地照着杨野的吩咐做着。 杨野足足欣赏了一分多钟,才将嘴巴靠过去,将傅菊瑛的舌头含入口中,深深吸吮、舔吻着,这个他费尽心机、用尽手段才捕获到的完美猎物。 杨野搂抱着傅菊瑛纤细的小蛮腰,慢慢走进特别布置的洞房,来到大门口,杨野按下长达十几个数字的密码,傅菊瑛只见大门缓缓打开,那扇大门彷佛就像是银行金库的大门;进了大门走过一条长廊,又看见一扇相同的大门,一共有三重相同的大门。 杨野高兴的说:“老师,你看我有多么爱你,你是我最重要的宝贝,为了怕你被别人抢走,我特地设计的大门。”傅菊瑛绝望地闭上双眸,心想:“啊……我完了,我是永远逃脱不出他的手掌心了,我真的要成为他的禁脔了……”杨野接着说:“老师,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的洞房,你今生今世的归宿。”傅菊瑛看了一眼洞房,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里就好像是女人的拘禁凌辱室,里面有妇产科用的治疗台,另有一张大床,床头及床尾都有一根根的铁栏杆,每根铁栏杆上都铐着一副手铐;床的两头墙壁上各有一面大镜子,墙角各有一部自动摄影机,床边的桌子上有许多性交用具,而且从天花板上垂下绳索、挂钩和铁链,新娘子傅菊瑛修长的美腿几乎站不住,强自支撑才没昏倒。 “啊……不……不要……啊……亲爱的,别……别这样……对我……啊……啊……”傅菊瑛双眸含泪,忍不住开口求饶。 杨野笑而不答,将傅菊瑛的娇躯抱起来,走到床边放下新娘子,很快地将自己身上所有衣服脱光,坐在床边说:“老师,跪下来。”傅菊瑛大约猜到杨野想要自己做什么,但是为了早点取出嫩穴里的跳蛋,傅菊瑛委委曲曲的强迫自己,盈盈跪下。 杨野淫笑着说:“老师,用你的樱桃小嘴帮你丈夫的肉棒服务。”傅菊瑛跪在地上,睁开湿润的大眼睛看着杨野,张开美丽的红唇并且伸出舌头,把杨野巨大的肉棒含在小嘴里。杨野欣赏着傅菊瑛摇晃着披着新娘头纱的美丽秀发,努力在替自己口交的样子。 “啊……亲爱的……”傅菊瑛用鼻音轻轻地说着,然后从肉棒的根部慢慢向上舔,到达龟头后,就顺着肉缝用舌尖舔舐着。 傅菊瑛的香腮红噗噗的,侧着头在阴茎上面轻柔地舔着,然后再将杨野巨大的肉棒含在小嘴里,一面发出娇美的哼着,一面开始含着肉棒上下运动着。 杨野故意问道:“老师,好吃吗?”“嗯……好好吃!唔……唔……唔……”傅菊瑛羞红着脸蛋回答之后,把乌黑亮丽的秀发以及新娘头纱甩到背后去,继续把杨野巨大的肉棒含在嘴里吸吮。 杨野一面伸出手抚摸傅菊瑛雪白柔软的椒乳,一面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低头看着已经到手、属於自己的美艳教师傅菊瑛淫荡的表情。 杨野问道:“我的菊瑛爱妻,以后,每天你都要帮你丈夫口交,知道吗?”“是……知……知道了……亲爱的……唔……唔……唔……”傅菊瑛一面娇喘着,一面回答。 杨野从上面抱住傅菊瑛的头,控制口交的速度:“同时也要用舌头,在嘴里面舔阴茎,不准停,知道吗?”傅菊瑛不停地帮杨野巨大的肉棒口交着,不知过了多久,傅菊瑛的小嘴已经酸麻到了快没有知觉的地步,终於听到杨野喊叫着:“啊!我要射了!我的菊瑛爱妻!你要全部喝下去!”杨野抱紧新娘子傅菊瑛的头,让她无法逃避,肉棒深深插进傅菊瑛的小嘴去,然后配合射精的节奏,摇晃着傅菊瑛的头。 “唔……唔……呕……”傅菊瑛秀眉颦蹙,发出了想要呕吐的声音。 有强烈腥味的浓稠精液猛烈地喷射在傅菊瑛的小嘴里,傅菊瑛美丽的眼眶含着泪珠,好像很痛苦似的表情,但仍把肉棒含在嘴里,拼命地想要吞下杨野的精液。 杨野心满意足地将娇羞的新娘子傅菊瑛抱上床,取出了嫩穴里的跳蛋,躺了下来,紧紧地将傅菊瑛抱在身上。此时,傅菊瑛的一对雪白丰满的椒乳正压在杨野厚实的胸膛上。美丽的新娘傅菊瑛被绳索捆绑而特别隆起的椒乳,受到强大的压迫,几乎感到呼吸困难,双腿也随着发抖。 “唔,真舒服,这个椒乳的滋味美妙极了!”杨野抱紧傅菊瑛的上身,享受着椒乳在胸上摩擦的快感,同时用一只手抚摸傅菊瑛的头发,撩起一边的头发时露出耳朵。 “这样看的话,老师你就更美了,平时秀发偶而会掩盖娇嫩美艳的脸蛋,实在太可惜了。”杨野边欣赏边赞叹着。 傅菊瑛充满知性的美丽脸孔露出一抹娇羞红润,见她咬紧牙根、秀眉颦蹙的样子,更加散发出被凌辱虐待的美感。 杨野伸出舌头在傅菊瑛雪白的粉颈上舔舐,从耳垂到整个耳朵,更在娇羞艳丽的香腮上留下自己的唾液。 “啊……啊……啊……啊……”傅菊瑛美丽的眉毛紧紧地皱起,呼吸显得更加急促,从擦着鲜红色口红的樱唇里发出勾魂的娇喘。 “老师,舒服了吧?”杨野问道。 “啊……啊……好……好舒服……啊……”傅菊瑛意乱情迷地回答着。 在跳蛋的刺激,以及杨野高人一等的舌技挑逗下,傅菊瑛已经显出狼狈不堪的样子,并且不断地左右扭动曲线完美的臀肉,大腿根部的嫩穴开始痉挛,更加大声地发出娇喘呻吟。 “嘿!嘿!嘿!老师想接吻吗?想不想吸吮我的舌头?”杨野淫笑的问着,并且伸出了舌头。傅菊瑛毫不犹豫,不顾一切地张开了嘴唇,迎向杨野的舌尖,“嗯……唔……唔……”两人立刻形成狂乱的热吻。鲜红色樱唇柔软的触感,和口红的甜美滋味,使杨野兴奋到极点。 然而更使杨野高兴的是,傅菊瑛的香舌主动地进入他的嘴里,吐出芳香的呼吸,还不停地扭动舌尖,迎合着杨野的舌头,相互纠结在一起。 这时候傅菊瑛热情地吸吮着杨野的舌头,杨野偶而假装要拔出来时,没想到傅菊瑛却更用力地吸吮,两个人的嘴唇互相左右扭动,并且发出“啾啾”的吸吮声音。 经过长时间的热吻,两个人的嘴唇终於分开了,傅菊瑛的脸上布满汗珠,娇喘时一对椒乳不停地起伏着。 “啊……亲爱的……啊……你还要欺负我……啊……我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傅菊瑛摇动着已经散乱的秀发以及新娘头纱,用迫不及待的口吻说着。 “老师你要说出来,求我干你。”杨野故意逗弄着。 “啊……那种话……啊……我说不出来……啊……啊……啊……”傅菊瑛不停地扭动自己的娇躯,雪白丰满的椒乳上下晃动着。 杨野威吓着:“快说!”“啊……求求你……啊……啊……把你那……啊……啊……巨大的肉棒……啊……插进属於你的菊瑛……啊……的嫩穴……啊……用力干属於你的菊瑛……啊……”傅菊瑛几近疯狂哀求着。 杨野二话不说,“噗滋”一声,巨大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傅菊瑛的嫩穴。只听见傅菊瑛一声惨烈的哀号:“啊……好痛啊……”傅菊瑛不停地摇头、挺胸、扭腰挣扎着。 杨野一面抽插着傅菊瑛的嫩穴,一面不停地说淫秽的话:“老师,你的嫩穴真是太棒了,紧紧地包覆在我的肉棒上了。”“啊……啊……不要啊……啊……啊……好痛啊……亲爱的……啊……求求你……啊……温柔点……啊……”剧烈的疼痛,让傅菊瑛不断地哭喊着。 深深插入傅菊瑛嫩穴里的巨大肉棒,巧妙的旋转在嫩穴里面产生摩擦,搔痒到极点的嫩穴,贪婪地夹住杨野巨大的肉棒不放,使得两个人都产生无比强烈的感官享受。 “啊……啊……我完了……啊……我的身体……啊……已经变成这样了……啊……”有着丰富学识、气质高贵典雅的女教师傅菊瑛,身体被杨野调教成这个样子后,自己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性欲,不自主地发出甜美的娇喘声。因为得到高潮而不停地啜泣,因为兴奋而使得娇躯颤栗,同时娇媚的扭动着,从全身散发出至极的愉悦。 “啊……啊……不行了……啊……我已经……啊……不知道该……啊……怎么办了……啊……我……要泄了……啊……要泄了……”傅菊瑛已经完全沉沦於性欲的深渊,只能不停地扭动纤细蛮腰,夹紧插在自己嫩穴里的巨大肉棒,疯狂地发泄出性欲。 “嘿!嘿!老师你还在享受高潮的余韵,你就慢慢享受吧!”杨野的巨大的肉棒和傅菊瑛的娇躯仍然连结在一起。 “啊……啊……”举在空中的脚尖用力向内弯曲,无力地张开小嘴,充满知性的眼睛也翻起白眼,被淫媚的眼神取代,傅菊瑛仍旧沉醉在极乐高潮所带来的快感之中。 经过各式各样的姿势后,现在的傅菊瑛是以后背坐姿受到杨野巨大肉棒的奸淫,身穿新娘婚纱的美娇娘傅菊瑛,已经被杨野巨大的肉棒持续干了将近一个钟头左右,傅菊瑛已经到达高潮四、五次,但是杨野却一次也没有射精。 傅菊瑛背对着杨野骑坐在他的腿上,娇躯上下做小幅度的动作,娇媚的脸上一抹晕红,微微张开樱唇娇喘着,并且不时地露出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红唇,沉迷在恍惚的境界里,平时的高贵典雅早已被淫糜肉欲给取代了。 不断受到肉棒抽插的嫩穴阴唇,已经充血而红肿,在那里进进出出的巨大肉棒,沾上傅菊瑛的淫液而发出淫靡的光泽。 “啊……我的菊瑛好老婆,你的嫩穴实在太美妙了,我要每天都干你。”从杨野的声音里充塞着满足的喜悦,就知道他也很兴奋,一面在她雪白的粉颈上亲吻,一面抚摸着丰满雪白的椒乳,巨大的肉棒依然在傅菊瑛的嫩穴中抽插着。 “来吧!我的菊瑛好老婆,我们夫妻接吻吧!”杨野把傅菊瑛的头转过来,吸吮她的嘴唇。“唔……”这时候傅菊瑛也主动地伸出舌头和杨野热吻着。 “啊……亲爱的……已经可以了吧……啊……啊……我……我受不了啦……啊……啊……”傅菊瑛只有仰起头,不停地流着泪水。 “不行,我还没有结束。”杨野断然拒绝。 “啊……好痛啊……”傅菊瑛的椒乳被杨野从背后用手满把握住,用力搓揉着,穿着新娘婚纱的娇躯也上下晃动着。 杨野抱住傅菊瑛的臀肉,跪在傅菊瑛的身后,傅菊瑛趴在床上,同时更激烈地抽插着嫩穴:“被我这样干舒不舒服?我的菊瑛好老婆。”“唔……唔……嗯……嗯……”傅菊瑛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从鼻孔冒出微弱的嘤哼声,但是也更加用力地扭动曲线完美的雪白臀肉,刺激得杨野不断加快抽插嫩穴的速度。 “噢……我的菊瑛……”杨野大声嘶吼着。 傅菊瑛的子宫受到杨野巨大肉棒狂野刺激的猛烈冲击后,火热的精液在傅菊瑛的娇躯内轰然喷出;而在这同时,傅菊瑛也因为得到最后的强烈高潮而几近虚脱,昏晕过去。 一场狂乱至极、淫荡至极的洞房花烛夜,总算告一段落。傅菊瑛趴在床上沉沉地昏睡着,头上散乱的新娘头纱,以及凌乱的秀发,傅菊瑛的娇躯被绳索紧缚着,身上的新娘婚纱已蹂躏不堪,香腮上布满了汗珠与杨野的口水,精液从红肿的嫩穴里慢慢地流出来……只有在新娘傅菊瑛耳垂上的耳环,依旧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上面明显的两个字——“杨野”“好一幅淫乱动人的景像——彷佛一朵娇艳的鲜花,饱受摧残……”杨野抽着事后烟,心满意足的赞赏着。 杨野稍稍休息一会,便趁着傅菊瑛依然昏睡时,将她脱得一丝不挂,并把浴缸放满热水,将全身赤裸的傅菊瑛抱起来,缓缓地走进浴室。 杨野轻轻叫醒傅菊瑛:“我的菊瑛好老婆,醒一醒,让老公来帮你洗澡。”傅菊瑛发出“嘤……”的一声,慢慢转醒:“啊……饶了我吧……亲……亲爱的……”“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怎能这么简单就结束?”杨野抱着傅菊瑛的娇躯,进入浴缸,傅菊瑛全身无力的把头靠在杨野的胸膛,赤裸裸的娇躯依偎在杨野的怀抱里。 傅菊瑛听完杨野的话,知道今天劫数难逃,虽然泡在热水之中,也不禁打了个冷颤。 杨野托起傅菊瑛的脸,由於热水蒸气的关系,充满知性美的俏脸上出现了妖媚的光泽,美丽动人的眼睛里充满了哀怨和感伤,完全不像以前的傅菊瑛。 杨野满意的说:“这是多么性感的表情!老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我的禁脔、我的性奴隶,知道吗?”傅菊瑛满脸悲怆:“啊……这……”杨野继续无情地追问:“知道了吗?知道以后就对我说一遍,而且要马上向我索吻。”傅菊瑛彻底死心,认命地说:“啊……我……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妻子、你的……女人、你的……禁脔、你的……性……奴隶……”说完之后,便把自己的红唇送到这个毁掉自己一生、恨之入骨的男人嘴上,并把舌尖伸进杨野的口腔里。 “嗯……嗯……”傅菊瑛已经完全屈服在杨野的淫威之下,在杨野的高超接吻技巧之下,傅菊瑛每次的深吻都有一种被溶化的感觉,全身完全使不出力。 “啊……我……我已经逃不出他的控制了。”傅菊瑛一面努力配合着杨野的深吻,心里一面这样想。受到这样的凌辱玩弄,自己还为了欲火而疯狂,所以傅菊瑛知道自己已经真正变成杨野的女人了。 “和每天朝思暮想的美人这样一起泡在水里,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享受了。”杨野从傅菊瑛的身后抱紧,享受皮肤互相接触的滋味,况且傅菊瑛的娇躯,好像是永远都摸不腻,从乳房摸到细细的腰和丰满的屁股。 “我的菊瑛好老婆,老公会好好的爱你、调教你,会让你成为一个专供我发泄性欲、只知变态肉体欲念的女人。”杨野用手拉一拉在水里像海草一样飘动的阴毛,再用手掌抚摸傅菊瑛雪白丰满的酥胸,轻轻捏一捏阴蒂,手臂来回不停地摩擦嫩穴。 “啊……不行啦……啊……啊……亲爱的……啊……”傅菊瑛把头转过来,露出恼人的妖媚表情,并开始扭动娇躯。 “啊……亲爱的……不行了……啊……啊……”傅菊瑛的香腮流出汗珠,雪白的香肩前后扭动颤抖着。 “亲爱的老婆,你是不是又想要了?”为了挑逗傅菊瑛的娇躯性欲更强烈,杨野更加强了抚摸的速度与技巧,在傅菊瑛的粉颈和香肩上用卷起的舌尖舔来舔去,并且更用力地揉搓抚摸椒乳。 “啊……好难受……啊……老……老公……啊……啊……”杨野把傅菊瑛羞红的脸蛋转了过来,伸出舌头到傅菊瑛的樱唇里,就在这时候傅菊瑛有了更强烈的反应。 “亲爱的老婆,要我给你插进去吗?”杨野故意问道。 “唔……啊……啊……”傅菊瑛露出雪白的牙齿轻咬着下嘴唇娇喘着。已经受过杨野巨大的肉棒洗礼的嫩穴,经历杨野高人一等的指技挑弄,很快的就搔痒起来。 杨野把傅菊瑛那曲线完美的臀肉抬起,就在水中,杨野巨大的肉棒找到傅菊瑛的嫩穴,突然猛烈地插了进去。 “啊……啊……痛……啊……好痛……啊……”就这样抱着在傅菊瑛的水中嫩穴被杨野巨大的肉棒深深刺入,羞耻感再加上蒸气的热度,让傅菊瑛的脸上冒出了汗珠。 杨野在浴缸里开始奸淫傅菊瑛的嫩穴,他上下振动着双腿,轻巧地抽插着,傅菊瑛的娇躯随着在水里起伏:“啊……老……老公……啊……啊……啊……”“属於我的菊瑛爱妻,我永远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一定要把你调教成为只属於我的性奴隶。”杨野已经完全沉迷在傅菊瑛的娇躯里,而抽插的节奏正逐渐加快,他准备要再次射精。 “啊……菊瑛……已经……属於你……啊……身体就……啊……随便你……啊……啊……”傅菊瑛拼命地摇着头,肉体的欲望已经战胜了理性。 傅菊瑛的头用力地向后仰起,一头乌黑的秀发飘散在杨野的脸上,艳丽娇羞的脸上露出妖艳骚媚的表情。看到这种样子,使得杨野忍不住性欲的冲动,拼命地将巨大的肉棒在傅菊瑛的嫩穴里用力地抽插着……杨野再一次将傅菊瑛妆扮起来,这才拥抱着傅菊瑛的娇躯,沉沉地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傅菊瑛才慢慢醒过来,身体遭受到如地狱般的奸淫,看见自己身上新娘子的打扮,知道所有的一切不是在作梦,而是确实发生在她的身上。 傅菊瑛感到强烈的绝望,双手还被杨野绑在背后,想起经过了多次的凌辱,她终於心力交瘁地昏迷过去。 看到杨野就睡在身边,傅菊瑛只能低声啜泣。自己也忘了到底经历了多少次凌辱与奸淫,好像在朦胧中不知多少次被睡在自己身旁男人的肉棒奸淫,扭动臀肉、骚浪地淫叫着,反覆的被强迫说出自己是属於杨野的女人,并且发誓一辈子做他的性奴隶。说出这样的话以后,被虐待的欲望好像更强烈,不由自主地露出自己淫荡的一面。 嫩穴里好像发炎一样阵阵剧痛,被捆绑在背后的手臂早已经没有知觉;傅菊瑛绝望的心想着:“啊……我已经完了……这样的身体……已经没办法再过正常的生活了……”已经这样彻底受到蹂躏,肉体好像已经不是她自己的,大概只有顺从杨野这个淫邪男人的话,做他的性奴隶。 “呜……啊……呜……呜……”想起自己悲惨的遭遇,傅菊瑛不由得发出呜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