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七))

作者:admin来源:人气:901

(七)
  烟霞仙子是个很奇特的女子,年轻时作为美人榜上有名的大美女,武林中追求爱慕她的年轻俊彦无数,其中不乏翩翩美少年,可她却偏偏爱上年龄比自己父亲还大几岁的师父,也就是恒山派的前任掌门人!那个时候她想要的是另一个父亲,渴望得到他的父爱。二人成为一对爱侣,并生下儿子小津。自打有了儿子,过于强烈的母性和过于旺盛的母爱,使她从极端恋父变为极端恋子,从此带着小津独居后院,数月才去丈夫居处『打』上一趟。小津到了十四岁,进入青春期之后,她和儿子相爱了,爱得如痴如醉、一往情深,更加不愿和儿子分床,和儿子深情拥吻成为她每夜必做的功课,以至于有一天夜里,她发现小津已能人道时,便诱使儿子稚嫩的小鸟进入了她的身体,并播撒大量生命的种子。从此烟霞仙子夜夜和儿子颠鸾倒凤、纵情交媾,陷入禁忌乱伦肉欲之欢而无法自拔。一个多月后她怀孕了,这次是小津射入她子宫中的种子。怀孕后的她依然迷恋那种禁忌刺激所带来的强烈快感,大着肚子仍和儿子房事不断,结果有一夜被丈夫无意中撞见。丈夫愤而离家出走,从此音信全无,恒山派掌门之位便落在她的头上。小津羞愧无地,自认愧对父亲。第二年烟霞仙子诞下一个女婴,在月子里她不要有经验的仆妇侍候,只留小津在卧室中照顾自己,在儿子使劲啯奶头为她催奶时,她控制不住自己心中强烈无比的乱伦欲望,再度裸身抱着儿子纵欲交欢,并再度蓝田种玉。渐渐懂事的小津受不了这样的母子乱伦关系,也悄然离家出走,再也找不到他的踪迹。
  烟霞仙子不太在意丈夫的出走,可儿子是她今生的至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长大后又重新进入她体内的男人。她始终固执地认为,母子之间的情爱才是人间最强烈的感情。这场母子情变对她的打击很大,从此不愿再涉情之一字,近乎疯狂地四处寻找儿子。可人海茫茫,哪里有儿子的踪影?于是,人到中年后的烟霞仙子出于爱屋及乌,走入了另一个极端,反而对年纪比自己儿子还小几岁的美少年特别感冒,因为儿子是几年前失踪的,这种年龄的美少年和失踪前的儿子最为相似!这时的她最想要的是另一个儿子,渴望宣泄自己泛滥于胸的母爱!从少女时代到现在,她心中始终充满了对乱伦的渴望,只因为,她身上流淌着的,是乱伦的鲜血,她自己就是母子乱伦的产物!只是她自己当时并不知道而已。
  烟霞仙子对楚云帆如此钟情,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楚云帆和她儿子失踪前的容貌几乎一模一样,在接风晚宴上和他初遇时,她的身体反应是那样地强烈!她心中迅速把楚云帆幻想成了自己的儿子,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是自己已失踪好几年的儿子小津!当然,楚云帆出类拔萃的人品和才艺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烟霞仙子主动向楚云帆示好,一直利用各种机会试探他,想证实他到底是不是小津?可惜楚云帆口风很紧,她一直找不到确切的答案,可她仍有个念头,认为楚云帆是不愿母子相认,才始终不愿承认的。
  洞底的一幕,本就是烟霞仙子有意布下的温柔脂粉陷阱,目标是捕获这位人见人爱的小帅哥。烟霞仙子的精神和肉体一直都很渴望楚云帆,那一刻感觉尤其需要……
  另外,她认为一旦合体,自己绝对能辨别出楚云帆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对此她深信不疑!
  楚云帆憋了半天也没撒出尿来,不由沮丧地道:『怪了,明明尿憋得慌,却偏偏撒不出来!』
  烟霞仙子娇笑道:『你不是尿意憋得慌,而是所谓精满则溢,需要在女人身上发泄。过来嘛,撒不出尿就算咯。』
  楚云帆依言提上裤子,回到她身边坐下。烟霞仙子附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适才姊姊小解完了,正在擦下……下面的时候,你是不是在偷看姊姊那地方儿?
  "
  楚云帆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嗫嚅着道:『我……我不是有意的……』烟霞仙子见美少年羞愧的模样非常可爱,不由吃吃地笑道:『你不用害羞,其实我是有意撅起屁股让你看的,就是想看看你看了姊姊的那儿会不会起反应,会不会很冲动……姊姊早就想要你,但我毕竟已四十多岁,你对我这样的半老徐娘到底有没有性趣,姊姊心里一点把握都没得……』说到这里,她瞄了楚云帆翘起的裤裆一眼,吃吃娇笑道:『不过你的反应令我非常满意!你年纪轻还不懂,女人让你看她的屄,就是邀请你肏她……』楚云帆:『姊姊就是为了证明这个,才故意在这儿小解么?』烟霞仙子四下看了看:『也不全是,这里很僻静,我俩又无法上去,很适合做那种事儿,就是死了也不冤枉呀!』


  烟霞仙子搂住楚云帆,含情脉脉地道:『这些天来,我一直好想你……做梦都是你!姊姊需要你……』边说边试探性地亲吻少年的脸蛋,慢慢地将樱唇凑向他的嘴唇,最后紧紧地贴住热吻起来……
  半晌之后,楚云帆才支支吾吾地道:『仙子……我俩年纪相差这么多,这……这么做是否有些不合适?』
  烟霞仙子咬牙恨声道:『姊姊的第二个男人,今生今世最爱的那个男人,也是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小鬼,而且跟你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我是那么地爱他、疼他,侍候他!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和他日夜恩爱缠绵。可是当我在月子里又怀上他的第二个女儿,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辞而别,从此杳无音讯,我几乎踏遍神州大地,依然找不到他的踪迹!可我不服输,我曾发誓,今生今世一定要找到他!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次终于被我找到了!小津,我的儿!你就是小津,对么?呜呜呜……』
  烟霞仙子忍不住泪流满面,再度狂吻少年。
  楚云帆的灵魂倍受煎熬,他竭力保持心中的一线清明,他仍在拼命地挣扎,不愿再堕入罪恶的深渊,因为他不愿自己和亲人死后下地狱:『姊姊你认错了,我不是小津,我是楚云帆,是昆仑派弟子!』
  烟霞仙子柔声道:『小坏蛋!先别忙着否认,我相信自己的自觉,女人的自觉一向都是很准的。就算你不是小津,和他那么相像,我也非常喜欢你这个小帅哥了,今天机会难得……哦……你不是最喜欢吃妈妈的大奶奶吗?这会儿我奶奶好胀,妈妈想喂儿子吃奶……』
  说完解开腰带撩开紫裙胸襟,里面怒挺双峰将半透明的肚兜儿绷得高高鼓起,她一把抹下肚兜,雪白丰腴的上身顿时完全裸露出来,露出一对沉甸甸已有些下垂的雪白肥硕的大奶奶,两颗犹如深紫色桑椹的硕大奶头已肿胀凸挺起来。一对肥乳白生生地垂吊在胸前,乳晕和奶头都特别大,跟孕妇似的,呈深紫色,看得美少年眼直直地直流口水。
  烟霞仙子又将裙摆撩起到腰间,褪下早已湿透的亵裤,拍了拍丰腴雪白的大腿:『躺下来,头枕到妈妈的大腿上。』
  少年依言将头枕在她的大腿上仰躺着,一双雪白肥硕的大奶奶垂吊在他眼前,随着美妇身体的移动不时地晃来晃去。
  烟霞仙子略微俯下上身,把那对雪白丰满的大奶放到少年脸上来回磨蹭着:
  『乖儿,妈妈心爱的小宝宝,快来吃妈妈的奶,你从小到大,最喜欢吃妈妈的奶了。』这是以前她和小津都最喜欢的性爱前戏。
  楚云帆含住她的一个大奶头,烟霞仙子拉起他的一只手放在另一只大奶上,他一边用力啯大奶头,一边尽情的玩弄着美妇那对柔软的大奶奶,完全沉迷在她那美艳成熟而丰满的胴体上。
  烟霞仙子见状,不禁心神俱醉!因为楚云帆玩弄她双乳的动作,完全和以前小津习惯性的小动作一模一样!心道,他不是小津还是谁?
  烟霞仙子把手伸进少年裤裆之中,抓住了那根坚硬无比的嫩屌,一手掏出勃起的嫩屌揉捏起来:『你这样的小鬼呀,就是经不起女人勾引,稍微一挑逗就硬成这样了,好长一根哦!……』
  楚云帆嘴里啯着一只肿胀的大奶头,手里抓住一只大奶,眼睛却瞄向美妇的裙下。
  烟霞仙子见状,忍不住媚笑道:『小东西!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也跟小津的臭德行完全一样,是不是想看妈妈的屄?』说着将裙摆拉到小腹上面,楚云帆的头枕在中年美妇大腿之间,侧过脸便正对着她胯间。怕楚云帆看不清,美人特意把双腿大大分开,还用手拔开了阴唇:『靠近了看。』楚云帆把脸贴向她的屄,再次近距离地看着这张肥蛤,他实在感觉好兴奋,虽然他的理智告诉他,再继续下去很不该,但他已无法控制自己汹涌澎湃的性冲动!烟霞仙子的屄呈深紫色,大小阴唇都特别肥厚,上面长满了一大片柔软的屄毛,觉得黑乎乎的有些肿胀,他喃喃地道:『我想摸妈妈的老屄。』烟霞仙子眼角一酸,无比激动地道:『终于承认我是你妈妈了吧?终于承认你就是小津了吧?』
  楚云帆此刻情欲狂涌,已无暇再争辩此事,只是喃喃地道:『既然您已经认定了我就是小津,我不承认有用吗?』
  事实上,楚云帆原名梦小津,的确是恒山派前任掌门人孟天才和现任掌门人烟霞仙子夫妇之子。
  烟霞仙子也是情思如潮,媚声说道:『我心爱的津儿,妈妈的乖宝宝,你想摸就摸啊,妈妈是你的女人,你想对妈妈做什么都可以,就跟从前一样……哦!


  ……你父亲失踪多年,我跟他的夫妻关系已名存实亡,普天之下除了我俩,谁也不知我俩是母子关系,你这次就跟我会恒山,以楚云帆的名义和妈妈成婚,我们母子俩从此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作一对恩爱夫妻,我们的两个女儿也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叫她们的亲生父亲作爸爸啦!』
  楚云帆点了点头,随即伸手向妈妈胯间摸去,发现妈妈那儿又红又肿,肉缝大大地分开,流了很多的水水出来,全湿了,蹭了他一手黏液,在深紫色的肥屄上面,肉褶之中还有很多白色的水水。
  楚云帆喃喃地道:『哦……妈妈下面的水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啊?』烟霞仙子腻声道:『你啯奶啯得那么凶,啯得妈妈下面都痒得好难受!嗷!
  ……受不了!快把你的长屌屌给妈妈塞进来…』烟霞仙子抓住嫩屌,娇媚无限地对儿子笑了笑,然后起身跨骑在儿子下身之上,胯间凑向嫩屌挨挨凑凑地晃动着,将嫩屌对正她那湿淋淋的肥屄,让少年火热的棒头抵住蛤口磨蹭了几圈,然后缓缓而坐……楚云帆清楚的看着自己的肉棒正一寸一寸地被妈妈的肥蛤给完全吞没,四年前那种熟悉的销魂感觉再次涌上心头,一种强烈的快感涌向他的大脑。烟霞仙子跨骑在他身上尽情的挥洒着淫荡的力量,她那张充满徐娘成熟风韵的圆脸以及一脸的妩媚,让少年看得心动不已,那对丰满挺拔的大奶子上下活跃的跳动着……『哦……啊!……小坏蛋……肏得妈妈好……好舒服啊!……噢……呜呜……』烟霞仙子亢奋地呻吟着,那声音听起来的那么的销魂。今夜她实在太高兴太亢奋了!既找回了失踪多年的儿子,还和他再度合体交欢,快感来得比四年前更加剧烈,连身处险地这样的大事也已经被她置之度外。
  楚云帆也情不自禁的扭动着屁股配合她,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在妈妈的大屄里面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温暖和柔软,那布满了肉褶和充血肉芽的壁肉正随着她的动作摩擦少年的龟头。
  『哦……乖儿来……吃妈妈的奶奶……妈妈的……的奶奶好涨啊!……』烟霞仙子一边说着,一边拉起儿子上身抱进自己怀里,让他也坐了起来……于是在幽深洞底,水池之畔,熊熊燃烧的火堆旁边,一位雪白丰腴的四十三岁的中年美妇,和一个年仅十八九岁的俊秀少年,正面对面地紧紧搂抱在一起纵欲交媾着。烟霞仙子低头和美少年热吻一阵,便让他轮流吸吮那两颗深紫色的大奶头,她紧紧的抱着美少年的头,好像生怕他会再次偷偷溜走一般。
  不到半盏热茶的功夫,楚云帆便狂喘起来:『哦…妈妈的老麻屄夹得…夹得我好舒服哦!……呜呜……呼呼……』
  烟霞仙子的喘息声也急促起来:『妈妈也是……我们母子乱伦交欢……嗷嗷嗷!……本来就很刺激,用这种姿势交欢又是最舒服也是最刺激哩……噢……嘶嘶嘶……嗷嗷嗷……呜呜呜……妈妈好想夹儿子的嫩屌!……嫩屌好硬哦!……又伸长啦……』
  见儿子脸上露出极端痛苦的表情,烟霞仙子床上经验何等丰富,知道一个少年处于这种状况意味着什么,忙呻吟着道:『妈妈的乖宝宝,你好像要射了……噢!……再忍一会儿,妈妈还没夹够……嗷嗷嗷……妈妈那里面被你勾得正是最痒的时候!……再……再坚持一会儿!』
  少年一脸痛苦的表情,已经狼狈不堪,他已不敢再吃奶,将头深深地埋进美妇高耸柔软的酥乳堆中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动就会一泻如注,无法满足自己思念已久的妈妈。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烟霞仙子偏偏前后左右耸动旋扭得更加猛烈,肥蛤夹吸得也更加厉害,楚云帆不由得哀嚎起来:『好妈妈……我求求您……呜呜呜……不要再夹了……哦!……再夹我就要忍不住了!……』烟霞仙子见爱子表情狼狈,心知他此刻必然已爽得要命,想到自己已经四十三岁的中年女人丰满的肉体,居然能搞得爱子爽成这样,心中既得意又满足,还有种难言的禁忌刺激滋味深深地刺激着她的性感带!怕年轻冲动,很容易便会爆发的爱子射得太快,烟霞仙子倒也不敢再动,她轻抚着爱子柔软的头发,柔情无限地亲吻着他的额头,无限怜惜地道:『那你就先休息一会儿,等这股亢奋劲儿过去之后妈妈再好好地夹你。』
  停止抽插耸摇之后,烟霞仙子胯间敏感之处便重重地坐实在少年下身之上,肥蛤紧紧地夹持着高昂的嫩屌,交合处紧紧地密接在一起,一点缝隙也没有了。


  烟霞仙子但觉嫩屌儿此刻正深深植入自己骚痒敏感的蜜道之中,绷得笔直,硬如铁杵,在淫水的浸泡和瓤内肉褶的缠绕下极度充血,如同被热水泡过的海参,仍在渐渐地伸展变长,推动尖尖的棒头不断地想要钻入更深处去寻幽揽胜,此刻已狠狠地顶在宫颈头上再也无法前进。
  作为前锋的棒头遇阻,作为后续部队的棒身依然源源不断地向前涌来,硬如铁杵的棒身因而被渐渐地挤压得弯曲起来,被绷得弯曲成了弓形,弯曲度也逐渐加大,作为前锋的棒头两头受压,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且随着棒身曲度的加大棒头受到的压力还在增大,不得已只好继续寻找出路,终于在圆形半硬的宫颈头上找到一条细小的裂缝,便开始设法想钻进去。
  已经四十三岁的烟霞仙子曾生育过三胎,宫颈管和宫颈口多少被撑大了一些,但作为子宫的最后一道防线,对女人最要紧的阴关,女人淫液的发源地和最为敏感之处,通常情况下它也是无法容纳龟头钻入的。无奈此刻龟头随着大量血液的不断涌入而脉动不已,不断地刮磨着异常敏感的宫颈口,刮磨得早已充血肿胀的宫颈头更加骚痒难忍,烟霞仙子无比销魂之下忍不住『嗷嗷嗷……』地一阵娇吟,感觉阴关摇动,宫颈口张合之间甩出几缕蜜汁……正在寻隙抵穴的龟头趁此良机立即突破宫颈口的防守,钻入宫颈管内!这种情况非常罕见,然而一旦出现,女人得到的性高潮必将来得异常猛烈!主要是因为烟霞仙子此刻太过动情,导致阴关松动,二来龟头有种能屈能伸的妙用, 遇上狭窄之处会自然施展出类似锁骨功那样的功夫,这才使得少年的嫩屌能够水到渠成地肏进她的宫颈管内。在短短的宫颈管另一端出口里面,尚有一个比膀胱略小的器官,就是女人孕育胎儿的子宫了。
  烟霞仙子的宫颈管内还从未遭遇过娇客到访,且此刻严重充血,敏感异常,遭此重击不由得『嗷嗷嗷!啊啊啊!』地大声尖叫,宫颈管内壁紧紧地夹住龟头啃咬起来:『呜呜呜!……妈妈要死了!……好痒哦!……嘶嘶嘶…受不了…我要夹起才舒服……噢!……妈妈想尿了……』
  楚云帆已忍无可忍,拱起后背紧紧搂住烟霞仙子肥腴凸翘的臀部,嫩屌暴涨到了极点,龟头穿过宫颈管内壁肉褶的层层阻碍,已将马眼探入子宫之中!烟霞仙子销魂无比,意识模糊中仍察觉有异,忙惊叫起来:『妈妈的乖宝宝……哦!
  不要在里面射!今天是妈妈的危险期,你父亲失踪多年,生死不明,妈妈不能就这样大着肚子会恒山派!那样别人会怀疑的。』楚云帆的喘息声变得异常急促,喘息着道:『危……危险期是啥意思?』烟霞仙子柔声道:『危险期就是女人的排卵期,你如果在里面射精,妈妈很可能又会怀孕的!』
  楚云帆道:『可我就想在妈妈的老麻屄里面射精,想把妈妈的肚子肏大,好给让妈妈再为我生小孩。』
  烟霞仙子急道:『我的乖儿,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咋就不明白!妈妈很想再为你生孩子,以后为你生一大堆都可以,但要我们母子俩结为夫妇之后。现在不行,你父亲不在,我若大着肚子回到恒山,传出去简直太丢人啦!宝贝儿乖,再忍一会儿!噢……等妈妈尿了乖乖就扯出来射……』楚云帆大叫:『我……我……忍不住啦!』
  烟霞仙子见爱子表情痛苦到了极点,忙道:『那就赶紧扯出来吧!』边说边抬高臀部想要分开交合处,龟头在宫颈管内壁层层肉褶的缠绕下慢慢被拖离。棒头倒棱本已探入子宫,牢牢地卡住宫颈管内口,这一拖离,棒头倒棱便猛烈地刮磨着宫颈管内口和内壁敏感无比的肉褶,引发起母子俩排山倒海一般异常迅猛的强烈快感!
  楚云帆实在难熬,不顾一切地搂住母亲肥臀猛地一按,下身同时向上猛地一顶,整个龟头又再次穿过宫颈管直顶入子宫之中,膨大的肉棱象倒刺一样勾住宫颈管内口。烟霞仙子惶急之下,数度抬高臀部试图拖离险境,却被棒头倒棱牢牢地卡住子宫,根本无法扯离、徒劳无功,反而给母子俩带来更加致命的快感!
  楚云帆终于狂吼一声,搂胯弓背地在母亲曾经胎育过自己的娇嫩子宫之中,被拼命压抑已久的阳关一松,棒头猛烈地跳动颤抖起来,伴随着『吱吱……吱吱……』山洪暴发式的强有力的射击声,终于一泻如注!
  致命快感令烟霞仙子再也顾不上害怕和担忧,也紧紧地搂住爱子的熊腰,享受着童子精液对子宫内壁猛烈有力而又持久的冲击,嘴里不断地呢喃着:『你这个小坏蛋,总是这样冲动,不计后果地在妈妈里面胡乱扫射。当年你爸为了修炼一门功夫,不能近女色,半年未曾和妈妈行房,偏偏妈妈也是象今天这样被你弄大了肚子,怀上了你的第一个女儿,你爸见我肚子大起来了,才起了疑心,怀疑妈妈不甘寂寞,和门下的少年弟子私通,才在夜间前来妈妈的卧房偷窥,不想正好撞见我们母子俩正在乱伦交欢!唉!我的乖宝宝,你真的是害死妈妈啦!』楚云帆有些不悦:『我的好妈妈、肉妈妈,您在床上那么骚,每次抱着您赤裸的身子我就忍不住,就想在里面射!怎么,您是不是怪我把父亲气走了,害您失去了丈夫?』


  烟霞仙子脸上柔情无限,脉脉含情地凝视着怀中爱子,无比疼爱地道:『我的儿,你想到哪儿去了?妈妈怎会为此事怪你?不错,妈妈年轻时非常爱你的父亲,可自打生下你之后,妈妈的心便全放在你身上了,在你还小的时候,妈妈心里就隐藏了一个不敢告诉任何人的强烈愿望。』楚云帆:『那是什么愿望,需要如此保密?』
  烟霞仙子幸福地道:『希望我的宝宝长大后娶妈妈为妻!尤其是你第一次进入妈妈的那一刻,那种特刺激特销魂的感觉……啧啧!从那一刻起,妈妈心里就已经把你当作自己的小丈夫了,心里再也没有你父亲的位置。』雄性动物之间出于繁衍自己繁衍后代的本能,总会为了争夺雌性而竞争,即便父子之间也不例外。听了烟霞仙子的真情告白,楚云帆知道自己已完全独占妈妈的身心,颇有征服女人的快感。
  母子俩紧紧地搂在一起,回忆着交欢时的快乐,楚云帆满足地道:『这一回妈妈要是再怀上我的小孩就好了……』
  这话提醒了烟霞仙子,她忙爬起身子,瞪了爱儿一眼,娇嗔无限地道:『你还说!我们倒是舒服了,可我若是真的怀孕就惨了!若真是那样,回到恒山只需几个月,妈妈的肚子就会鼓起来,到时腹中胎儿来历不明,你让我该如何向长老们解释?我真是搞不明白,我们母子俩年纪相差那么大,怎么每次你射在里面妈妈都会怀上!』
  烟霞仙子边说边从衣兜里掏出一条干净的小绢帕,叉开双腿蹲在爱儿面前使劲收缩肥蛤,竭力想把精液多挤些出来,可挤了半天也没见挤出来多少。她心知可能全射进子宫里面了,此刻宫颈口已经合拢,几乎不可能再挤出来,于是只好小心地擦抹着阴门,交欢前水水本就流出来不少,交欢时又被爱儿棒头倒棱从宫颈管内『掏』出来更多,淫液实在太多了,下面黏乎乎地令她感觉有些不舒服。
  楚云帆不以为然地道:『妈妈刚才不是告诉我说,这次我跟您回到恒山后,马上以化名楚云帆的名义和您成婚么?要数月之后您的肚子才会鼓起来,别人怎会怀疑什么呢?』
  烟霞仙子心中一阵狂喜,捧住爱儿的俊脸一阵狂吻:『我的儿!你真的愿意娶妈妈作你的大老婆么?我就知道你也是真心爱妈妈的!』楚云帆掏摸着妈妈的大屄,在黏乎乎的蜜道洞口边拨来拨去,闻言笑道:
  『那是当然了,我当年之所以逃开,是因为内疚和罪恶感,并非不爱妈妈……妈妈的屄比几年前又大了一些,吊起好大一坨,这个肉洞儿也完全张开了,变得好大哦!水水也比以前多了许多!』
  烟霞仙子浪笑道:『洞儿大,水水多,你肏进来才方便嘛。』楚云帆点头道:『就是,我一点都不费力棒儿就滑进去了。不象张冉师妹的嫩屄那样崎岖难行,很难弄进去。』
  烟霞仙子闻言醋意大发,轻轻地在爱儿脸上掐了一下,警惕地道:『难道你肏过张冉师妹的屄,肏进去的时候很费力么?』楚云帆笑道:『也不算啦!只是我那些师姊师妹都喜欢找我玩儿,尤其是张冉师妹,成天黏着我,有天晚上在我那儿聊得太晚,不想回去,我们便挤在一张床上睡了。我忍不住脱了她的裤儿,可我使劲顶了半天也没肏进去,最后就算了。
  哪像妈妈的大屄,还没怎么用力去顶,轻轻一滑就肏进去了!』烟霞仙子这才松了口气,腻声笑道:『那还好!我的宝宝生得那么漂亮,也难怪那么多师姊师妹喜欢你,连妈妈也被你迷上了呢!我的儿,你是喜欢妈妈这种洞儿张得大大的熟屄,还是喜欢小丫头那种洞儿小的嫩屄呢?』楚云帆自然奉承老妈:『当然更喜欢妈妈的熟屄,那么骚,还那么会夹,夹得我好舒服哦!您只要一夹,我就想在里面射!』烟霞仙子风情万种地媚笑道:『你那么喜欢骚女人,妈妈就骚给你看……不过就算妈妈这样的大屄,下面水水不多的时候,你父亲肏进来也有些卡起卡起的呢。』
  楚云帆大惑不解地道:『为什么呢?』
  烟霞仙子说道:『你父亲的老屌比你粗大,龟头也比你大得多,妈妈的屄就是被他撑大的。』
  见爱儿面露不豫之色,烟霞仙子忙又解释道:『不过我儿的嫩屌更长更硬,翘得也更凶,龟头尖尖的,肏屄的时候都钻到妈妈最里面去了!你父亲的老屌可从未顶到那里面去过!』
  楚云帆问道:『里面那么狭窄,顶到那里面很疼吧?』烟霞仙子面露想往之色,忘情地道:『刚钻进去时时有异点点疼,可是感觉太舒服啦!特别是龟头卡在那里面的时候!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简直比妈妈以前最爽的时候还要舒服好几倍!』


  楚云帆道:『那妈妈是喜欢爸爸的老屌,还是我的嫩屌呢?』烟霞仙子娇媚地道:『妈妈就喜欢我儿这样的小帅哥,自然更喜欢嫩屌,要不然当年为何要勾引你?其实也不光是妈妈,大多数中年女人,特别是有钱的中年贵妇,都喜欢找小帅哥。平时跟你在一起,看到你下面涨鼓鼓的,妈妈就会感觉躁动难安,就老是想挑逗你,逗得你下面翘得越凶妈妈就越兴奋,反倒经常逗得我下面痒酥酥地,连亵裤都湿了……那次妈妈在床边当着你的面换衣裳,肚兜儿不小心滑下来让你看到妈妈的大奶奶,其实都是我有意的,看到你下面一下子就翘起来,当时妈妈下面好痒哦,恨不得马上坐到你身上去夹我儿的小鸡鸡……』
  楚云帆手随心动,在女人的肥蛤上猛地一阵揉捏,害得烟霞仙子又是一颤,垂下臻首娇媚地说道:『乖儿,妈妈还在尽量往外挤呢,别乱来,等妈妈弄好了,随我儿怎么搞都可以,我的小宝宝,乖乖的,妈妈喜欢你!』可是她说归说,楚云帆做归做,依然毛手毛脚的,在妈妈的敏感部位逗弄个不停。
  烟霞仙子正值如狼似虎之年,又爱极自己的娇儿,哪经得起如此挑逗?体内尚未熄灭的汹涌欲火再次高涨,忍不住呻吟起来:『妈妈的小乖乖,不要再摸妈妈那儿,再摸妈妈就要忍不住了……』
  楚云帆并未理会,仍继续着挑逗动作,烟霞仙子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乖儿,你这样摸屄不仅没给妈妈止痒,反而越摸越痒了,妈妈最里面那个地方最痒,你的手指够不到里面去。』
  楚云帆:『我的棒儿够得着,我还想肏妈妈的大屄给您止痒!』烟霞仙子呻吟道:『那你坐好,让妈妈骑上来。记住,妈妈要你的棒头钻进花心,就像刚才那样,让花心多咬几下,你一定要忍住,不要太快射精,那么妈妈才会很舒服。』
  幽深的洞底,二人喘息声再次响起,同时传来烟霞仙子消魂的声音:『大奶奶好胀,奶头好痒啊!小东西再吃吃……妈妈的……大奶奶!』烟霞仙子的乳头已胀得比刚才更大!她抓住肥硕高耸的乳房摇晃着、揉捏着,将乳头和乳晕从指环之间挤压出来,使其越加凸挺,更加充血肿胀,这样被爱儿吮吸时敏感度和快感度会达到极致,深紫色熟透葡萄般大的乳头在楚云帆的眼前摇晃着,反复摩擦和刺激他的嘴唇,充满母爱地刺激着他,楚云帆把又热又肿的大乳头和乳晕全部含住,象婴儿般使劲吮吸起来……少年依偎在妈妈柔软鼓胀的怀里,享受着妈妈充满母爱的挑逗,他灵巧的舌头也给中年美妇充血敏感的大奶头施加了异样的刺激,极大地满足了她强烈的母爱需求,她低声呻吟着道:『妈妈喂儿子吃奶舒不舒服?你这个变态的乖儿子,每次吃妈妈的奶屌儿就要硬,是不是很想肏妈妈?』烟霞仙子越说越变态,以此来刺激爱儿的情欲,还有她自己。
  烟霞仙子猛地娇喘几声:『乖乖不要乱动,挺起你的嫩屌就行了,让妈妈来就你……嗷……』
  烟霞仙子已跨骑到爱儿身上,正慢慢地重新把嫩屌儿一寸寸地吞进她的大屄……
  她忽然急促地娇喘起来:『喔……嘶嘶……这儿会不要乱动,那样很快就会射出来……妈妈刚才还没到高潮你就射了……妈妈好想要高潮!……妈妈就是怕你射得太快,弄得不舒服,才拼命忍住不敢咬你的龟头,动作都很慢……你……你再乱动……大屄好痒……噢……妈妈又要忍不住了……好想……想咬……乖儿的嫩屌儿……』
  楚云帆也急促地喘息着,声音都有些颤抖地道:『我也不想这样呀,可是妈妈那里面好热好湿好柔软哦!每次肏妈妈的大屄……嗷嗷嗷……我就感觉好爽好刺激!忍不住就想使劲顶,好想发泄!……呜……要不然我先扯出来……』烟霞仙子消魂地尖叫一声,大声呻吟起来:『不要出来!妈妈这会儿好舒服……我儿的嫩屌儿好长!红须须钻进去了……勾勾也长出来了,在里面乱顶乱撞,勾得妈妈那里面好痒!……哦……呜呜呜……要死了!我不管了!妈妈好想咬你……啊!……』
  接着是二人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交媾的噗嗤水声。大概还不到一盏热茶的功夫,就听烟霞仙子焦急地大叫起来:『乖乖你要忍住,千万不要射,再坚持一会儿,妈妈里面正痒,再咬几下就要尿啦……哦……嘶嘶嘶……哎哟……嫩勾勾又在顶妈妈的屄……哦……棒头再使劲顶几下,妈妈的尿都要被乖儿顶出来啦……哦……要死了!』


  不一会儿,洞底再次传来销魂的喘息和扑哧扑哧的水声,母子俩又在爱爱了……这样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了几乎整整一夜!直到天色微明,才彻底平息下来。
  平心而论,若单论性能力而言,天下几乎无人可以和楚云帆匹敌。可是若论吸引女人的魔力,天下也无人比得上你这个小魔头!我时常在想,若是烟霞仙子早些遇上你,也一样会被你所深深吸引的,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母子逆伦之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