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秘密·续第三章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094




  心中的忧虑退去,王鑫淫性大起,在两女的肚皮上缠绵了许久,最后把满腔
的精液都尽数射入阮草儿紧窄的淫穴中。
  趁着阮玉珠起身做中饭,王鑫抱着娇俏的妹妹亲吻说笑,却突然接到了母亲
的电话。
  「妈。」王鑫喜滋滋的说道。
  柳玉洁在电话那头说道:「现在在做什么呢?」
  王鑫看了一眼正趴在自己胸口舔弄乳头的阮草儿,笑道:「在陪妹妹说笑呢。」
  柳玉洁闻言笑道:「那你有事,我就不打扰了。」
  王鑫赶忙说道:「没事没事,就是好想妈妈。」
  柳玉洁笑道:「真的假的?」
  王鑫笑道:「当然是真的,妈,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柳玉洁笑道:「如果你想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回去。」
  「真的?」王鑫惊喜的叫道。
  柳玉洁感到儿子的激动,也是心中宽慰,乐呵呵的笑道:「那你想不想我现
在回去?」
  王鑫连连点头,喊道:「想,想,想。」
  柳玉洁笑道:「那你现在就来东口机场接我吧,我已经到了。」
  王鑫一愣,旋即惊喜道:「妈,你已经回国了?」
  柳玉洁笑道:「是啊,快点来,别让我等久了。」
  王鑫赶忙点头,说道:「我现在就去,一个小时到。」说完就挂了电话。
  阮草儿看着兴高采烈的哥哥,笑道:「哥哥,是妈妈回来了吗?」
  王鑫点点头,笑道:「我现在去机场接她,你要不要一起去?」
  阮草儿赶忙摇摇头,小声的说道:「我就不去了,好不好?」
  王鑫心知她还没有办法接受外面的世界,也不勉强,温柔的吻了一下她的额
头,又跟阮玉珠打了个招呼,带着阮草儿上楼帮自己换了身衣服,急匆匆的跑出
门。
  王鑫的驾照在昏迷的半年前就已经拿到了,自然也是托了一些关系,开车是
他的一个爱好,当年为了这个事,柳玉洁被他磨了许久,终是没有办法才允了他。
  王鑫的座驾是一辆黑色的三菱轿跑,心急着见到母亲,一路都把速度放到最
大限速,待感到东口机场时,刚好一个小时差五分。
  「妈,你在哪呢?」王鑫下了车,拿着手提电话四处张望。
  柳玉洁咯咯笑道:「抬头,我在二楼边上,我看见你了。」
  王鑫朝候机厅那边望去,果然在二楼的落地玻璃窗前,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
正朝自己挥手,他赶忙跑过去,那人影却突然消失了,匆匆跑进大厅,上了电动
扶梯,没有安静的等待,而是不停的借过,竟是忍不了着一分半秒。
  待他猴急的窜到二楼的电梯口,一抬眼就看到前方十余米处,一名身着红色
长裙,带着墨镜的女子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嘴角带着微微的浅笑看着自己。
  饶是已经跟母亲熟悉无比,亲密无间,但是小别胜新婚,短暂的分别后,再
次相遇,竟给他一种恍若隔世的眷念。
  王鑫的思念与渴望尽数写在脸上,大步走过去,在众人面前大大方方的将母
亲拥入怀中,柳玉洁虽然心中微微有些羞涩,但别离后的重逢冲动,让她把这些
羞涩尽数掩埋,当着众人的面,紧紧拥住自己的儿子,感受着他的激动和喜悦,
也传递着自己的心绪。
  两人拥抱了良久方才分开,毕竟是公共场合,两人没法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王鑫一手提起母亲的行礼,一手紧紧的握住母亲的手,柳玉洁心中甜蜜,也没有
挣开,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做出亲密的举动,说不紧张那是假话,好在
她的墨镜遮去了眼神中的慌乱,见周围没有什么异样,情绪也逐渐缓和了下来。
  王鑫喜滋滋的拉着母亲的手,看着母亲红晕的脸颊,小声笑道:「妈,这里
没人认识我们的,你不用太小心的。」
  柳玉洁闻言又是脸一红,瞪了儿子一眼,但是看他嬉皮笑脸的模样,浑然没
有放在心上,见到儿子的笑颜,她也是心中一宽,轻笑道:「别在外面疯,做了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浑身难受,我要回家洗个澡。」
  王鑫点点头,笑道:「我陪你一起洗。」
  柳玉洁捏了一下儿子的掌心,说道:「不行,你一来我就没法洗了。」
  王鑫笑道:「没事,我会帮你洗的。」
  柳玉洁瞪了儿子一眼,拉着儿子向前走去。
  两人上了车,王鑫把车门上锁,一转身就压到了副驾驶位的母亲身上。
  柳玉洁吓了一跳,连忙推开儿子说道:「你疯啦,会被人看见的,回家再说。」
  王鑫不依不饶的强搂住母亲,笑道:「谁会看见,再说了,看见又不打紧,
又没人认识我们,最多把我们当成情侣呗,有什么好怕的。」
  柳玉洁还是不依,说道:「可是我不习惯啊,好儿子,回家再玩。」
  王鑫却是不想轻易放过母亲,笑道:「也好,不过你得让我亲一亲,摸一摸,
好妈妈,你不知道我这段时间有多想你。」
  柳玉洁看到儿子可怜巴巴的眼神,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在纽约也是每晚辗转反
侧,心中一软,抚摸着儿子的头发,说道:「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王鑫像小狗一样磨蹭着母亲的掌心,说道:「不苦,妈妈的工作才叫辛苦。」
  柳玉洁欣慰的笑道:「哎,小鑫长大了,呵呵。」
  王鑫见母亲慈爱的模样,竟是不忍心冒犯,正要规规矩矩的回到座位上开车
回家,让母亲回去先好好歇歇,哪知他身子刚动,就听到母亲说道:「怎么?不
亲了吗?」
  王鑫看着母亲戏谑的神情,刚刚消退的欲火顿时有燃了起来,大着胆子在母
亲白皙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下,笑道:「当然要亲,乖老婆,老公来了。」
  柳玉洁咯咯一笑,缩进儿子坚实的臂弯中,撅起红唇,印上儿子的嘴唇,四
唇相交,丁香暗吐,两人忘情的在车里拥吻起来,吻着吻着,王鑫的手就不老实
起来,探进母亲的衣服里,摸着两团柔软的乳肉肆意揉捏。
  柳玉洁唇、乳受到刺激,又想到此刻在她身体上蠕动的正是自己的儿子,情
欲顿时旺盛起来,这几日没有男人的慰藉,过得是异常难受,说来也奇怪,丈夫
去世后,她能忍几年的孤独,但是在重新接纳了儿子成为自己的男人后,几天的
分别都让她难以忍受,心痒的跟猫抓似的,经儿子稍一挑逗就把持不住了。
  不过柳玉洁还是勉强压住了身体的冲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停车场实在不
是理想的发泄之地,她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推开儿子,喘着粗气说道:「停停,回
去,赶快回去,回去以后妈让你随便玩。」
  王鑫也喘着粗气,用力的点点头,发动汽车迅速离开了停车场。
  柳玉洁把被儿子弄乱的衣服头发整理好,偷偷的看了几眼儿子的侧脸,当真
是越看越英俊,越看越喜欢,不知不觉间竟是看得痴了。
  王鑫察觉到母亲的目光,心中也是激动兴奋,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握住母亲的
手掌,两人十指相交,情意相连。
  虽然两人都是欲火中烧,不过一路上都是城中大道,实在没有办法一解欢愉,
好不容易开到自己的停车库,还没待电动门完全合上,两人就忍不住抱在了一起。
  略有些昏黄的车厢灯下,柳玉洁的裙子被王鑫直接脱到肚脐以下,白色的胸
罩包裹着两团丰腻的乳房,让王鑫看得目不转睛。
  柳玉洁慵懒的靠在车门边,挑逗的看着儿子,王鑫眼神中那股仿佛要把她整
个人吃掉的神色,让她分外受用。
  在儿子醒来后,柳玉洁颇有些担心阮家母女抢走儿子的心,但数月相处下来,
她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石头,阮家母女虽然受宠,但儿子对自己,依然是青睐有加。
  「还不动手吗?想什么呢?」柳玉洁挑衅似的对儿子说道。
  王鑫笑了笑,看着母亲风韵犹存的娇颜,脱口问道:「妈,你今年三十八了
吧。」
  柳玉洁一愣,旋即苦笑道:「怎么,嫌妈妈老了?」
  王鑫摇摇头,笑道:「我只是好奇,为什么岁月都没有在妈妈的身上留下痕
迹呢,还是那么的年轻漂亮。」
  柳玉洁扑哧一声笑道:「臭小子,少拍我的马屁。」
  王鑫笑着在母亲的大腿上轻拍了一下,说道:「这是马屁吗?这是妈妈的屁
股啊,我喜欢你那又圆又大的屁股,既风骚又迷人。」
  柳玉洁红着脸笑骂了一句:「下流。」
  王鑫恬着脸笑道:「那你喜不喜欢。」
  柳玉洁沉吟了一下,低声说道:「喜欢。」
  王鑫追问道:「喜欢什么?」
  柳玉洁瞪了他一眼,气鼓鼓的说道:「你现在真是变成下流胚子了,以前的
乖巧懂事都是装的不成。」
  王鑫嘻嘻笑道:「以前懂事听话,那是因为可以让妈妈开心,现在下流无耻,
同样也是因为可以让妈妈开心,妈,你是喜欢我现在这个下流样子多一点,还是
喜欢我以前那乖巧懂事多一点。」
  柳玉洁听到儿子的狡辩,扑哧一声笑出来,把头扭到一边,说道:「讨厌,
不跟你说了,满嘴油嘴滑舌。」
  王鑫嘿嘿的笑了两声,贪婪的盯着母亲的胸部,赞叹道:「妈,你的胸部真
美。」
  柳玉洁听到儿子的赞叹,心中也是欢喜,嘴里却说道:「比不得你干妈的丰
满。」
  王鑫见母亲微微有些吃醋的样子,笑道:「干妈那是丰满,妈妈你这个却是
美,单论形状大小看,妈妈,你的奶子比干妈的漂亮百倍。」
  柳玉洁冷笑道:「嘿嘿,你有胆子把这话当着你干妈的面说说看。」
  王鑫闻言不由一窒,心道就算说了干妈估计也不会生气,只是伤心却是免不
了,于是自嘲的笑道:「我却是没这个胆子,你和干妈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
人,我是舍不得让你们受半点委屈的。」
  柳玉洁心中暖意流淌,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脸颊,说道:「你呀,性子软,
人又多情,将来不知还会惹上多少风流债。」
  王鑫笑道:「有你们陪伴,我就已经格外满足了,哪里还敢奢求更多。妈,
我到现在还有些恍惚,不知这一切是否都是做梦。」
  柳玉洁凄苦的笑了一下,说道:「傻孩子,这当然不是做梦,唉,早知道有
这么一天,当时我又何苦拒绝你,结果导致今天这个下场,白白忍受了那么多些
的痛苦煎熬。」
  王鑫摸着母亲的手背,说道:「妈,这都是冥冥中安排的考验啊,若不是经
历了那些事,我们又如何能知道彼此的心意。」
  柳玉洁身子微微一震,缓缓的展露笑颜,轻声说道:「是啊,小鑫,你恨妈
妈吗?」
  王鑫点点头,就在柳玉洁错愕的刹那,他笑起来,温柔的说道:「我恨妈妈
还对我有所保留,不把我视为她唯一的男人,我要妈妈从此以后全心全意的爱我,
不仅仅是以母亲的身份陪伴我生活,更重要的是把我当成她的爱人,当成她的丈
夫一样爱戴和尊敬。」
  柳玉洁的错愕转瞬即逝,取而代之是无尽的羞涩与思考,沉吟了许久,才怯
生生的叹了口气,把视线落在儿子的脸上,看着对方火热的眼睛,苦笑道:「你
这孩子,也太霸道了些,占了妈妈的身体还不够,连妈妈的心也要一并占据吗?」
  王鑫用力的点点头,朗声道:「是的,我要妈妈从今以后只记得我一个,不
管是爸爸还是其他什么男人,都不要想。」
  柳玉洁身体猛地颤抖起来,闭上眼睛,好半晌才停下来,再次睁开眼睛时,
眼神已经变得温柔似水,轻轻的坐起身体,与儿子四目相望,看到对方眼神中的
坚定,最后一丝犹豫也被彻底打散,心底再没有半分的彷徨,轻启朱唇,说道:
「老公,从今天起,洁儿就是你的女人了。」
  洁儿是母亲的昵称,之前只有父亲这么称呼过,王鑫醒来后,唤过两次都被
母亲严厉斥责,此时她放下身段,无比表明也已臣服,不禁心中欢喜,一把抱住
母亲半裸的身体,激动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滴落到母亲的香肩上,久久的说不
出话来。
  柳玉洁抱着这个激动的大男孩,心中却格外的平静,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也
没有想象的中懊悔,有的只是难得的平静,就仿佛是海上的渔船在经历了狂风暴
雨的侵袭后,进入平静的港湾,享受着平静带来的安全感。
  两人拥抱了许久,才缓缓分开,柳玉洁抹去儿子脸上的泪痕,轻笑道:「都
多大了,还哭。」
  王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妈妈。」
  「叫我什么?」柳玉洁佯怒道。
  王鑫赶忙赶忙改口,说道:「不对,不对,是洁儿,对不起,洁儿。」
  柳玉洁扑哧一声笑起来,戳了戳儿子的额头,说道:「你也已经长大了,该
是顶天立地的时候了,我把自己全身心的托付给你,是盼着能有人为我遮风避雨,
所以你一定要快快的长成坚强的男子汉,下次可不要再轻易落泪了。」
  王鑫用力的点点头,握住母亲的柔荑说道:「洁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
你失望的。」
  柳玉洁欣慰的点点头,把身子靠近儿子坚实的胸膛,她也不指望儿子一下子
就成长为男子汉,只盼着他能记得自己的好,一辈子宠着自己,爱着自己就好。
  两人相拥依靠,诉说心事,没说几句,王鑫就忍不住把母亲的胸罩解开,把
玩起母亲的美乳,以往这种事情绝对会招来柳玉洁的说教,但此时此刻,这个小
女人只是红着脸,挺着胸部让儿子玩弄。
  王鑫调笑着出言询问,柳玉洁羞道:「以前那是儿子玩妈妈的奶子,现在是
老公玩老婆的奶子,那自然是不一样的。」说着,她轻哼了一声,哀声道:「老
公,轻点,洁儿怕痛。」
  王鑫见母亲彻底进入了状态,心中大喜,轻轻掐着母亲的奶头,笑问道:
「这样痛吗?」
  柳玉洁媚眼瞟了儿子一眼,撅起嘴巴轻声说道:「不痛。」
  母亲的这个媚眼,当场就把王鑫的三魂勾去了两魂半,一向端庄大方的妈妈,
在放下了最后一丝身段后,竟变得如同小妖精一般迷人。
  王鑫忍不住印上了母亲的唇,柳玉洁毫无保留的吐出舌头,任君品尝,两人
灵舌相交,情意相通,愈发的意乱情迷。
  柳玉洁肆无忌惮的解开儿子的皮带,脱下他的裤子,释放出那跟热乎乎的铁
棒,轻轻的在掌心间搓弄,王鑫将母亲压在椅背上,贪婪的舔弄着她的嘴唇和下
巴,最后把两枚大樱桃含在嘴里不停的吮吸舔弄,直把柳玉洁心底的欲望搅得如
同浑水一般,湿漉漉的阴部把裙底打了个湿透。
  柳玉洁握住儿子的鸡巴,把它往自己的胯下扯去,王鑫见状也不矫情,放到
椅背做了个简单的床位,将母亲整个儿放倒,抬起她的一条大腿,伸手一摸裆部,
已经是湿的没办法再湿了,阴蒂肿胀的老大,如同花生米粒一般,足见她此刻骚
荡饥渴成什么模样。
  王鑫不忍让母亲再受欲火的煎熬,嘿嘿一笑道:「洁儿,哥哥来了。」
  柳玉洁听到儿子自称哥哥,不由的心中一荡,身子一软,轻笑道:「鑫哥哥,
这是洁儿的第一次,请哥哥要怜惜洁儿。」
  王鑫闻言一愣,再看母亲眼神中闪过的一丝狡黠,顿时明白过来,心中颇为
感激,虽然着不是母亲的第一次,也不知自己和母亲的第一次,但是这却是鑫哥
哥和洁儿妹妹的第一次,这一次之后,柳玉洁便要从身体到心底都彻底的烙上洁
儿这个烙印,一辈子都没得改了,想到这儿,王鑫低吼了一声,性欲攀上了极点,
猛地一挺腰,大喊道:「洁儿,我爱你。」
  粗壮的阳具势如破竹般进入了柳玉洁的身体里,一股强烈的撕裂感让她一瞬
间灵台变得空明,那下一刻,着空明的灵台便被无边无际的快感所填满,沿着她
的四肢百骸遍布全身,她根本连动一根小指的气力都没有了,全身心的享受着这
无可比拟的快感。
  王鑫此刻就化为了最勤劳的农夫,用坚硬的爬犁耕耘着这块肥沃的土壤,一
刻不停的努力着。
  随着鸡巴一次次进出,翻出一汪汪的淫水,柳玉洁感到自己都快要脱水死掉
了,她从来没有这么高潮过,淫水不光打湿了她的裙子,连屁股下的坐垫都打湿
了,体内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永远没有停止的时候,连思考都似乎停止了,
激昂的叫床声变成了无意义的呜咽,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仿佛是一百年一千年
那般,直到儿子心满意足的把精液射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离开后,她才恍恍惚惚的
回过神来。
  「我死了吗?」柳玉洁虚弱的问道。
  王鑫志得意满的抱住迷离的母亲,笑道:「傻话,活得好好的,怎么会死?」
  柳玉洁回过神来,大口的喘了两下,靠在男人的怀里问道:「过了多久了,
我还以为自己被你玩死了。」
  王鑫嘿嘿的笑了两声,看了看时间,说道:「只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吧,洁儿,
你今天可真厉害,一个人就让我射精了。」
  柳玉洁娇媚的瞪了儿子一眼,说道:「讨厌,刚刚我差点被弄死了。」
  「是吗?」王鑫笑了笑,说道,「可是你可一直要求我插的深点,用力点,
再深点,再用力点。」
  柳玉洁羞涩的埋下头,不依的扭动着身体说道:「不许说,不许说。」
  「好,好,我不说,洁儿不让说,我就不说。」王鑫宠溺的轻吻着母亲的秀
发说道。
  柳玉洁嗯了一声,笑道:「好幸福啊,这种感觉真的好幸福,鑫哥哥,你会
一辈子这样待我好吗?」
  王鑫笑着勾了下母亲的鼻子,说道:「傻话,那是自然,妈,我很喜欢你唤
我鑫哥哥呢,以后就这么叫吧。」
  柳玉洁笑道:「想得美,没人的时候还差不多。」
  王鑫笑道:「行啊,美人,那你现在多喊几遍给我听听。」
  柳玉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好不容易方才歇住,看到儿子眼神中的热切期盼,
心中微微得意,竟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洁儿这个角色中,用酥软诱人的腔调连唤了
三声「鑫哥哥」,直把王鑫逗弄得气血倒涌,鸡巴一柱擎天,柳玉洁自己也被撩
拨的情难自禁,竟不顾着身体疲倦,再次求欢。
  王鑫哪里会拒绝,将母亲抱起,跨坐在自己的身上,托着她的屁股,缓缓落
下。
  柳玉洁轻咬下唇,双手搭在儿子的肩头,压住心中的紧张情绪,倒不是反对,
而是怕自己承受不住,心里想着那性爱的欢愉,但是身体却又怕承受不住,矛盾
之下,身体愈发的敏感。
  王鑫感到母亲的大腿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安慰笑道:「洁儿,如若身体不适,
日后再弄吧,反正时间还长着呢。」
  听到男人的体贴软语,柳玉洁心中既是安慰又是甜蜜,定了定神,轻笑道:
「没事,鑫哥哥,我受得住,啊。」话音未落,硕大的龟头擦着她敏感的阴蒂划
过,刺激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王鑫见母亲神色坚定,也按捺不住欲望的涌动,便也不再劝说,而是轻吻起
母亲的脖颈,分散她的注意力,双手则微微用力,一点一点的把她的屁股向下压,
每下去一分,都停留片刻,让母亲熟悉异物的粗壮,同时上上下下的起伏,以缓
解过度的不适,如此这般,足足花了五六分钟才彻底插了进去。
  时间虽然花的比较久,但却是值得的,柳玉洁几乎没受到多大的创伤就把儿
子的大鸡巴吞进了身体里,她舒服的扭动着屁股,对儿子的怜意大为感激,不住
的轻吻着她的脸颊,用丰满的乳房在儿子的胸口摩擦,全身心的讨好着对方。
  王鑫将椅背放下一定角度,惬意的斜倚着,看着母亲在自己的身体上起伏,
这里空间有限,柳玉洁不能直起身体大幅度起落,只能靠着不停扭动的臀部给儿
子带来的快感,说实话,这种刺激远比不上其他方式,但是看到母亲如此卖力的
讨好自己,精神上却是莫大的享受。
  母亲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抖动,如同波浪般不停的荡漾着,虽然有乳牛阮玉珠
的陪伴,但是王鑫依然对母亲的奶子极为痴迷,这对丰满漂亮的奶子是他从小到
大的梦想,经过这么多年的细心看护,终于到了可以任君采摘的时候。
  王鑫的双手抓住母亲胸前跳跃的双丸,肆无忌惮的玩弄着这对丰满的美乳,
让乳肉在掌心和指缝间变幻着各种形状,柳玉洁的乳房弹性十足,不管是捏成圆
的扁的,手一放开,奶子登时就回复了原样,颤巍巍的又大又圆,直让人爱不释
手。
  柳玉洁双峰遭袭,下体遭侵,面带含羞却春心荡漾,她努力的套弄着儿子的
阳具,可惜身困体乏,动作越发的缓慢。
  王鑫察觉到母亲体力不支的窘境,笑嘻嘻的打开车门,抱着她走下来,将母
亲平放到还有些微热的引擎盖上。
  柳玉洁知道儿子的打算,在心底轻啐了一口,若在今日之前,她定然是有着
百般不愿,但此刻,心境扭转后的她反倒是有些跃跃欲试的冲动,乖乖的分开大
腿,等待儿子的肏弄。
  王鑫看到母亲主动的模样,不由笑道:「洁儿妹妹,你今天好骚啊。」
  柳玉洁心中一羞,旋即便把羞意扔到一边,笑道:「是啊,鑫哥哥,你喜不
喜欢我发骚的样子。」
  王鑫心中大乐,连连点头,说道:「搔妹妹,你越骚我越喜欢。」
  柳玉洁心中轻笑,鼓起勇气说道:「鑫哥哥,大鸡巴哥哥,妹妹身体好难受,
你帮帮妹妹好不好。」
  王鑫看着母亲一口一个哥哥,一口一个妹妹的乱喊,那心情舒畅的真是没法
说,大手捏住母亲的奶子笑道:「洁儿妹妹,你想哥哥怎么帮你啊。」
  柳玉洁骚媚的笑道:「咯咯,妹妹要哥哥用大鸡巴狠狠的肏我,干我。」
  王鑫闻言哪里还能忍住,放开母亲的奶子,双手各扶住一条大腿,将母亲的
屁股高高的抬起,笑道:「淫妇,看少侠的宝剑。」
  说罢,王鑫腰部发力,粗长的鸡巴直根没入,竟是一次就贯穿到了阴部深处。
  猝然及体,柳玉洁的魂都要被顶飞了,可还没待适应过来,阳具就迅速离开
了身体,然后便是第二次进入。
  王鑫似乎是铁了心要弄死柳玉洁似的,每一次进出都是全根没入,直探花心,
这种暴风骤雨般的强度,即便是承受力最强的阮玉珠也难以承受,更何况是柳玉
洁了,仅仅二十个来回,这个风华绝代的妖娆妇人就已经只剩下喘气的力量了。
  王鑫没有趁胜追击的意思,笑嘻嘻的把鸡巴停在母亲的阴道深处,趴在她的
身上,舔玩着母亲的奶子,静待着对方恢复气力。
  好一会儿,柳玉洁才缓过劲来,抱歉的说道:「对不起,鑫哥哥。」
  王鑫含着母亲的奶头,含含糊糊的问道:「怎么了?」
  柳玉洁羞涩的说道:「我的承受力是不是太差了,哥哥,你还没舒服吧。」
  王鑫吐出奶头笑道:「没事,嘻嘻,你越弱就说明我越强啊,说实话,我是
不是很厉害。」
  柳玉洁抿嘴笑道:「那是自然,哥哥,你是我最威猛的大将军。」
  王鑫得意的一挺腰,依旧坚挺的阳具把柳玉洁挺的讶然出声,见她面色惨白,
心道差不多,再弄下去搞不好就要出人命,这才收敛起来,轻轻的把鸡巴拔出来,
说道:「洁儿妹妹,你看,我的小弟弟还是雄纠纠气昂昂的呢。」
  柳玉洁笑道:「鑫哥哥,你放了我吧,家里还有两个姐妹,你去祸害她们吧。」
  王鑫抱起母亲笑道:「洁儿,从今个开始,我们四个一起睡好不好。」
  柳玉洁勾着儿子的脖子,无力的点点头,说道:「你说怎样就怎样吧,你现
在越来越强壮了,我们三个分开估计是对付不来。」
  王鑫嘿嘿一笑,说道:「你明白就好,那,那什么隔一天休息一天等什么规
矩呢。」
  柳玉洁鼓起腮帮,用力瞪了儿子一眼,说道:「你故意要让我难堪的吗?」
  王鑫笑了笑,说道:「哪有啊,我是尊敬你嘛,你毕竟还有个我妈的身份。」
  柳玉洁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个妈呀,怕是天底下最惨的妈了,哪有被儿
子玩弄在鼓掌间的妈。」
  王鑫笑道:「我哪有玩弄你,我是在孝顺你,洁儿妹妹,洁儿妈妈,你难道
不喜欢吗?」
  柳玉洁听到儿子用混乱的称呼喊自己,又是娇羞又是刺激,干脆不说话,逮
着儿子的肩头用力咬了一口,留下了深深的一排牙印。
  王鑫吃痛却是不敢叫唤,静待着母亲消消气,心中却是非常开心,母亲这一
咬,就是彻底把母亲这个身份丢弃了,从今往后,在这个家中,她只能乖乖的做
自己的小女人,别无他想。
  柳玉洁看到儿子肩头的牙印,心中一阵愧疚,见他一声不吭的看着自己,眼
神中却没有半分的怪责,只有看斩不断的柔情,把她的心牢牢的拴住了,不由的
一阵心酸,用舌头舔着牙印,小声说道:「对不起,我刚刚太激动了。」
  王鑫轻轻的抚摸着母亲光洁的后背,笑道:「没事,你若是喜欢,我全身上
下都让你咬上牙印。」
  听到儿子的俏皮话,柳玉洁扑哧一声笑出来,说道:「讨厌。」
  经过这一番笑闹,母子的关系更是融洽,而柳玉洁也放弃了以往针对儿子的
一切规矩,从今天开始,王鑫就彻彻底底是家中的主人了。
  两人互相把对方的衣服头发整理好,柳玉洁换了一套衣服,之前的那条红裙
子已经完全没办法穿了,看到母亲裸着上身穿上一条修身牛仔裤,把下臀的优美
曲线完全展露,顿时惹得王鑫欲念又起,抱着母亲一阵爱抚,柳玉洁半推半就让
儿子占尽了口舌上的便宜,才得以穿上胸罩,套了件白色的T恤,鼓囊囊的胸部
曲线又惹得儿子蠢蠢欲动,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车库。
  回到家中,三女相见,自然是少不了一番亲热交谈,这才得知柳玉洁原来是
请假提前回国,理由竟然是为了给阮草儿过生日,明天早上还要坐飞机回纽约继
续谈判。这让阮家母女受宠若惊,倒是费了柳玉洁好一番安慰。
  柳玉洁给三人都带了礼物,阮玉珠一串珍珠手链,王鑫则是一部高档手机,
阮草儿贵为小寿星,得到了一套漂亮的白色公主服和黑皮鞋,当下就忍不住回到
换上,回到大厅时,引得众人眼前一亮。
  白色的蓬蓬裙,白色的连裤袜,黑色的小皮鞋,把她装扮的如同通话中走出
来的公主,唯一的区别便只有那胸口高高的隆起,她那不输一般成年女性的乳房
明显不是童装所能包裹的,显得胸口格外的鼓胀,却愈发的诱人。
  阮草儿乖巧的向干妈表示感谢,然后便投入到王鑫的怀抱中,惹得他上下其
手,使得少女娇吟连连,眼看着就要变得愈发淫乱。
  阮玉珠偷偷的瞧了柳玉洁一眼,却见她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跟往日大不相
同,放在平日,至少是要说教两句,不禁心下奇怪。
  柳玉洁看到儿子的手摸在少女的胯下,不由的大腿一紧,竟是又有些想要的
意思,赶忙收敛心神,对阮玉珠说道:「旅途乏累,我去洗个澡,妹妹,你好好
陪陪他们。」说罢,便逃也似地上了楼。
  母亲的一举一动落入王鑫的眼睛里,心中大定,对还有些懵懂的阮玉珠说道:
「干妈,过来,我要喝奶。」
  阮玉珠赶忙凑过去,捋起上衣,把少年的头埋在自己的双乳间,将乳头送进
他的嘴里,专心致志的给他喂奶。
  阮草儿看得眼热,滑到地毯上,解开哥哥的裤带帮他口交,一闻到裤裆里那
浓郁的味道,少女顿时明白过来,刚刚哥哥定然是与干妈做过爱,也不顾上面的
异味和残液,便舔弄起龟头来。
  王鑫一边享受着少女细致的口交,一边玩弄着熟妇的巨乳,当真是不亦乐乎,
当柳玉洁匆匆洗毕下楼时,看到三人还未完工,忍不住走过去,脱掉浴袍,光着
身子搂住儿子。
  王鑫反手一勾,摸在母亲的屁股上,柳玉洁脸一红,双腿用力夹紧,不然他
的手探入更深,轻轻的舔弄起儿子的乳头来。
  阮玉珠讶然的看着柳玉洁反常的举动,这数月来,柳玉洁极少参加王鑫与阮
家母女的淫乐,此刻不知为何突然改了性,难道是因为分别时间太久而思念导致
的。
  王鑫似乎察觉到阮玉珠的疑问,吐出她的奶头,笑道:「干妈,以后这个家
再也不分彼此了,呵呵,我妈也会跟你们母女一起同时伺候我,嘻嘻。」
  阮玉珠闻言笑道:「真的啊,那太好了,姐姐,真是委屈你了。」
  柳玉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哪里有什么委屈。」
  这时阮草儿插嘴笑道:「太好了,这下子我和妈妈不用每晚都那些辛苦了。」
  两位母亲闻言扑哧一声笑出来,柳玉洁看着王鑫说道:「哼哼,这下子看你
是否还能神气的起来。」
  王鑫嘻嘻一笑,屁股一扭,用大鸡巴轻轻打了一下多嘴的阮草儿,旋即嘿嘿
笑道:「你们三个一起上也没用,不信今晚就试试。」
  果然,晚上几人洗漱完毕上了床,柳玉洁、阮玉珠两位熟女美妇连番上阵,
却依旧被王鑫一杠肉枪杀得屁滚尿流,最后是连连求饶,王鑫才放守精关,志得
意满的把精液尽数射进了早已成一滩烂泥的阮草儿体内,这丫头最是不济,前前
后后只支撑了不到五分钟就丢盔弃甲,迷乱无知,直到精液入体才微微有些清醒,
抱紧王鑫后,呢喃着呼呼睡去。
  柳玉洁和阮玉珠两位美熟妇一左一右的夹着王鑫,没说几句话也是倦意上涌,
昏昏睡去,反倒是王鑫此刻精力旺盛,无奈的枯守了大半夜才阖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