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面具之下

作者:admin来源:人气:435


面具之下
  「已经没有其他意见了吗?」
  三年二班的会长冰川静贵自讲台上环视班上同学的脸孔。班上的同学们显得无精打彩,意兴阑珊的模样,似乎也没有举手发言的意愿。
  「那么,少数服从多数吧!」
  一头留至肩胛骨长度乌黑亮丽的长发微微地摆动,静贵将目光自将近四十个无精打彩的脸孔转移至正背对着的黑板上。并且在黑板上以着极为端正的字体纵写条列出高中校庆所决定展出「咖啡馆」、「鬼屋」、「研究发表」等项目。
  静贵所就读的这所私立秀英高中,每年的校庆都安插在第一学期期中考及期末考之间。亦即六月中旬举办。别名又称为「秀英庆典」,是为了庆祝建校纪念日而举办的庆典活动。
  然而,这个活动原则上真正的本意是为了错开集中于秋季这段时间里一连串譬如运动会之类等等的活动,以减少学校方面的开支负担。「秀英庆典」将在一个月后举行,已是迫在眉睫,今天班会的议题即是表决庆典中班级展出的项目。
  「那么,赞成咖啡馆的人。」
  静贵语毕同时,将近有超过三十人以上举手表示同意。几个没意见的同学们见状稍微迟移缓缓地高举起臂膀。几乎是一面倒的局面。
  此刻答案已经是昭然若揭。
  就某个层面而言,事情发展成这个局面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其原因何在?
  一旦成为面临联考,受大小考试禁脔的高三学生,任凭谁也不想被剥夺课程以外的时间。
  如此一来,自然会将『研究发表』排除在外,并且故意回避需要大费周章准备道具的『鬼屋』。基于这一点,倘若是咖啡馆仅须数日准备时间即可,当天也不会太麻烦。而且,男同学们之间似乎有不少人认为如果决定为咖啡馆的话,当天肯定会有大批女孩子涌入吧!
  任凭谁都想要在这场联考战争之中脱颖而出,没有人会沈迷于学校所举办的例行盛会,然而这就是目前教育业界的真实情况。事实上,虽然目前正召开班会讨论着展出的项目,仍然有不少的学生眼神不时飘向隐藏在抽屉里的单字卡。
  「多数表决结果,决定展出咖啡馆。有任何异议吗?」
  静贵再度叮嘱后,同学们兵分两派发出「好!」
  及「咦?」
  软弱无力的回应。
  听到这种反应,站在黑板旁的记录山崎武志以黄色粉笔在「咖啡馆」字眼上划上大圈。
  果然是这个项目……
  静贵标准的鹅蛋脸轮廓配上五官端正,形状优美的眼鼻,精致小巧的脸蛋上双肩微微地颦蹙。
  或许是以发箍将前额浏海往后梳,露出充满理智的额头,经常给予外人一种仿佛是优良注册商标般认真的态度。况且,娇小的脸蛋戴副非常夸张土里土气的黑框眼镜,更显得突出。
  被包裹在水手制服白衬衫底下的身躯肢体略显丰腴,为了表现出委员长的威严摆出一副不可侵犯的模样,对同龄层的男孩子而言,似乎一点也没有女性的魅力。
  那么,接下来针对具体的内容进行讨论……
  纸上谈兵的结果,菜单就决定以轻松简便的蛋包饭搭配餐后饮料咖啡或红茶……
  「接下来是讨论服务生的制服,针对这点有没有任何意见呢?」
  「我喜欢兔女郎的装扮!」
  班上有个非常爱搞笑的金本裕次,未取得发言权却扯着嗓子发表意见。
  「女孩子们穿上网状紧身衣物,然后戴上兔耳朵……」
  裕次一面说着,或许是想模仿兔耳朵的模样,将手掌放置在两边太阳穴的位置上下移动。
  「这个主意不错吧!」
  「好!赞成!」
  男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表示赞同。
  「别闹了啦!那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嘛!」
  个性刚强倔强的小岛亮子自最前排的座位回头开口反驳。
  然而,裕次却处之泰然毫不在意。
  「那不是很好嘛!绝对会大受欢迎呀!」
  「那么,就由你来扮兔女郎吧!」
  亮子犀利地反击,班上同学突然哄然大笑。
  如此一来,美术社的木户麻美跟着附和地说着。
  「那么,干脆就改成变装咖啡馆吧!」
  「啊!这个点子不错!」
  「麻美!」
  仿佛是报了一记仇般,女孩们开怀喧闹。
  「如果是大谷君,一定非常适合男扮女装哟!」
  「没错!到时候我再帮你化!」
  「我才不要哩!那种事,我绝对不干!」
  周围女孩你一句我一句嘲弄之下,有个一张娇嫩脂粉味浓厚的大谷淳噘起双唇。
  教室内一片嘈杂声中,个子娇小声如雷公的西村实发出相当刺耳铿锵有力的声音说着。
  「班长,关于是否采行变装咖啡馆这个提议,还是举手表决!」
  「各位,请肃静!」
  说罢,静贵仿佛征求同意般,向坐在教室角落里椅背上的班级级任导师野上教谕望了一眼。
  「老师!」
  「变装咖啡馆啊!……」
  以旁听角色自居的中年老师抚摸着留有剃胡痕迹苍绿的下颚。
  「嗯!好吧!应该会不错吧!以往也未曾开过先例!」
  「那么,我们再表决一次。」
  再度表决的结果,三年二班决定展出变装咖啡馆。这项表决是基于全体女学生的支持,以及兴致勃勃地有意尝试的男同学。
  令人讶异的是被亮子驳斥的裕次竟然也混杂在持赞成票男同学的名单之中。
  他这个人似乎是有得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怎么样都行。
  「可是!男扮女装这个主意虽然很不错,但是服装方面呢?」
  「那个呀!向女孩子们借不就解决了吗?」
  女孩子们向以轻浮口吻说话的裕次猛烈表示拒绝。
  「不要呀!怎么可以这样!」
  「如果借金本,那件衣服肯定会变形撑破,以后就不行穿了!」
  「说的也对!还会传泄疾病呢!」
  平常沈默寡言的大会记录员武志一反常态地开口插话。
  「从别的地方借的话呢?」
  「别的地方,哪里有得借呢?」
  「那个嘛……」
  武志一时地无法答腔,哑口无言,取而代之的是平日沈默寡言,老是发呆似神情的小原良生说着。
  「这件事情嘛!就交给班长处理吧!」
  「啊!那样也好!」
  「赞成!」
  「果然,还是这样决定吧!」
  裕次以戏谑的语气说,仿佛反应受到班级一致赞成声浪所感泄般。
  「……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由班长全权处理……」
  这往往就是平日任劳任怨的班长-冰川静贵的工作。
  静贵以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了!服装方面就由我来想办法!」
  ***    ***    ***    ***
「对了!学校校庆你们班上决定参加哪个项目?」
  冰川伸子在当天晚餐的饭桌上询问独生女静贵。
  「变装(男扮女装)咖啡馆。」
  「骗庄咖啡馆?」
  伸子感到惊讶万分,似乎没有联想到是「变装咖啡馆」的字眼。
  「你说『变装』,男扮女装的『变装』!」
  「嗯!」
  静贵点头表示认同,伸子低下头,咯咯地开怀大笑。
  「最近的小孩子,满脑子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那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嘛!那是经过班会表决通过的项目。」
  「哎呀!那么你反对罗!」
  「我正为服装的事情伤透脑筋……」
  「可是,那不是挺有趣的吗?」
  说到这里,一直默默动着筷子的父亲诚一,突然开口说话。
  「你说变装,那就意谓着由你们班上男生担任这项工作罗!」
  「你说的是废话嘛!由女孩子打扮成女生的装束,就称不上是变装(男扮女装)了嘛!」
  「这倒也是!哈哈哈哈哈……」
  ***    ***    ***    ***
从楼下传来微弱的声响,似乎是热水从浴缸中溢出哗啦啦的声音传进耳里,面对着书桌正在预习英文的静贵,放下手中的英文单字册。瞄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时间刚过十点左右。自晚餐用毕,静贵迳自回寝室,闭关苦读到现在只过了三十分钟。
  刚才的声音是父亲诚一将身体沈浸在浴缸中的声音。诚一总是分秒不差地每天在同样的时间沐浴。或许是拘泥于某种形式般,沐浴时总是将热水盛满至浴缸的边缘处,然后再意志颓丧地一屁股坐进浴缸内。
  所以,尽管是骨瘦如柴的诚一,所发出的声响就连位在二楼走廊尽头静贵的房间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年纪已过四十五的诚一是某知名升学男校的数学老师。一板一眼认真的性格与他的职业极为相称,这种个性就连身为女儿的静贵看来都觉得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索然无味的人。
  这种个性从刚才晚餐时,贯彻执行所谓「铁三角饮食」定律-即将菜肴夹在筷子上,然后扒一口饭,接着轻啜味噌汤的行为即可略窥一二。这种凡事规律的生活,造成他生活面一层不变。
  长形脸庞上挂着一副银框眼镜,宽广的额头,和静贵简直是天差地别。静贵心想幸好不像,一边嫌恶,一方面又发现与自己相似的地方。然而,除了这一点之外,之前也曾经暗自祈祷即使将来年老时也不愿和老爸一个模样。
  或许是诚一经常执教鞭的缘故吧!说话声音总是温柔含蓄。
  站在流理台前清洗脏污碗盘的母亲伸子也和丈夫一样就任于教职工作。母亲的工作地点是在某私立小学,担任三年级的级任导师。削瘦的肩膀,娇小的圆脸蛋上戴着眼镜。
  还有一点遗传自母亲的就是雪白的肌肤。而且,仿佛是遗传的过程中产生变化,导致青出于蓝更甚于蓝。
  偶尔自楼下传来的水滴声,仿佛划破寂静夜晚般,对静贵而言,似乎是在催促着她进行某项行为的暗号。
  「……」
  静贵站起身来,走近紧靠墙边的床铺。双膝跪在短毛绒毯上,自贴有化用黑色胶板的床铺底下拖出装有滚轮的抽屉,里面装满了冬天的衣物,静贵用手小心翼翼地翻动衣物。
  不久之后,她从抽屉最底端拉出上下长度分别为十公分,深度约为三十公分大小的纸箱。
  里面装有被气泡布层层包裹的电动按摩棒。肌肤的色泽是使人深刻感受到一股极为强烈的黝黑色。
  模拟男性的分身长度不及二十公分,附带有将近十公分左右长度的握把。直径为四公分左右,为无分枝简单形状,感觉上可以称为追求机能美的实用器具。
  在握柄的部位装入电池,再启动内藏式马达的模式,由本体延伸绕线,并连结电池盒,不兼具控制功能。
  这个在学校担任委员长品德兼优的模范生使用这种不堪入目的淫具进行自慰,就是楼下传来微妙的水声所引发的契机,接着在楼上进行不为人知的秘密行为。
  之所以选在诚一入浴时进行手淫是有原因的。在双亲及独生女三人组合的小家庭里,一旦父亲入浴,母亲在厨房里清理碗盘善后时,整个家里就不会有人来打扰静贵。
  换句话说,也就是不必担心在秘密行为达到高潮,处于忘我